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殉道者(15)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9-01
  • 閱讀56394
  •   十五、東坡事件


      人總要是隨大流的。當一艘船快要沈沒時,船上的人總不會呆在船上等死,他們會棄船而去,四處逃命,去尋找新的依靠。所謂樹倒猴孫散,也是這個道理。在7月份,許多井系旗派群衆都感覺到,井系旗派這艘派船也快要沈沒了,再不離開就會被人家一鍋煮了。在縣革委會心理戰的打擊下,跟隨符開明的人再也沈不下氣來了。他們明白,符開明這棵大樹遲早就要倒下來了,再跟著他走只能是死路一條。于是,很多人棄械而逃,待在符開明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


      7月初,縣革委會又調派了大批人馬到了東線,他們一面宣傳中央七三布告,一面跟蹤追擊,文教、龍樓、昌灑等公社成了主戰場,許多村莊都住滿了武裝民兵,圍剿的聲勢也越來越大。符開明沈不下氣來,帶著他的隊伍又跑到了縣北。


      符開明跑到縣北的錦山、鋪前一帶是有他的道理的,一是此地靠近海岸,萬一情況緊急就奪船出海逃亡,北上濱海、廣州比較方便,他甚至還想到逃亡去香港:二是這裏離京山縣不遠,只跨過濱紫公路就到了京山縣,那裏是人家的地盤,不屬紫貝縣革委會的管轄。他還可以重蹈舊伎,再次回到他的老根據地------三門坡農場【戰爭年代他在此呆過】,三門坡農場離這裏也不遠。


      7月10日,符開明武鬥隊呆在鋪前一帶已經將進一個星期了,縣革委會的情報網絡一下子斷了線,連縣革委會的頭頭也不知道他們的活動蹤迹。他們藏匿在東坡、林捂交界一個小山丘裏,這裏樹密草長,人迹罕至,藏十個八個人非常容易。他們在這裏白天睡覺,晚上就出來活動。


      一天到晚就是吃飯睡覺,什麽事也幹不了,符開明覺得很憋氣,他想殺幾個人來消消氣。符開明是一介武夫,除了打仗和殺人外,在政治上一竅不通,由于縣革委會封鎖的很厲害,他對外面的消息非常閉塞。


      當天晚上,他找來本地幾個紅農會頭頭來商量:“聯總派非常囂張,好象天下都是他們的了,他們殺了我們那麽多的人,我也想殺他們幾個解解恨,壓一壓他們的氣勢,你們看怎麽樣?”


      紅農會頭頭面帶懼色,他們都非常害怕符開明,知道符開明一旦決定了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但在符開明嚴厲目光的注視下,只得點頭同意:“殺一兩個可以,殺一警百,但殺多了群衆害怕,我們也過不了關。”


      他們湊在一起研究了殺人的對象,研究來研究去,最後確定了一個人------鋪前派出所所長:“這個人是聯總派的頭目,鬧得最凶,跳得最高,把他殺了,可以刹刹聯總派的氣焰。”


      第二天【7月11日】早上,他們化了妝【其實根本就不用化妝,他們本來就是農民】,乘著夜色趕到了鋪前墟。當天是集市,來趕集的人很多,滿街都是人,符開明幾個人故意七拐八彎,遮人耳眼。當他們幾個人趕到派出所時,只見派出所大門關得緊緊的,一個人影也沒有。他們害怕有埋伏,趕快的離開了鋪前墟。


      暗殺行動失敗了,符開明大失所望,牙根咬得“咯咯”地響。他百思不解:是誰透露了消息呢?當他們趕到東坡大田洋時,已經是中午時分了。


      符開明幾個橫七豎八地躺在田埂上,胡亂吃了幾個飯團,准備在這裏休息一下,然後趕回駐地去。這時,一個紅農會頭頭向他走來,報告了剛剛得到的情報:“濱海市工糾一輛汽車來鋪前抓捕陳克攻【原濱海區黨委宣傳部長,東方紅派】,等會兒要路過這裏。”


      符開明眼睛一亮,把大腿拍了一下:“好消息!該死的沒死,不該死的卻來送死了!”符開明是一個一不做二不休的人,他思索了一下,最後下了決心:“我們准備在這裏伏擊他們,把他們全都殺光,現在立即做好戰鬥准備!”他做了周密的安排:一個人趕往駐地,通知隊員們趕來參加戰鬥:兩個人到田洋裏去,把那些正在勞作的人全都趕走了。一切都安排妥當了以後,他還親自到田洋各個角落裏走了一圈,那裏布署兵力,那裏安排火力點,他在心裏都算計好了。


      十多分鍾後,留在家裏的符開明武鬥隊的隊員們氣籲籲地趕到了東坡大田洋,他們都提著清一色的鐵把沖鋒槍,還攜帶來一挺輕機槍,齊刷刷地站在符開明面前。符開明一臉殺氣地向他的隊員們作了戰鬥動員:“兄弟們!濱海市工糾那幫王八蛋要來抓我們的人【指陳克攻】,我們就在這裏等候他們,叫他們有來無回,把他們全殺個精光!”他有意穩埋了解放軍也在車上,怕影響隊員們的戰鬥情緒。


      東坡大田洋是鋪前公社最大的田洋之一,一千多畝地,平平展展,一條土路從田洋中間穿過,田洋四周都是坡地,長滿了木麻黃樹和灌木林,附近少有村莊。除了在田間勞作的人之外,這裏很少有人光顧。


      符開明一聲令下,這支伏兵就隱沒在綠色的樹叢之中,等候著罪惡的到來。


      豔陽高挂,天高雲淡,田野裏一片翠綠,鳥雀在田間飛來躥去,老鷹在空中翺翔,大地一片甯靜、祥和。


      不到半個時辰,一輛汽車向符開明武鬥隊埋伏的地點開來,正好是紅農會報告的那輛汽車。


      土路上到處坑坑窪窪,路很難走,汽車東倒西歪,走的很慢。車上有三個軍人,四個工糾【一位是司機】,還有一個小孩,一共是八個人。


      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車上的八個人誰也沒有想到,死神會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符開明武鬥隊埋伏的地方正好是一個喇叭口,頂端是一座用石頭築成的橋梁,因失修年代太長,早已殘破不堪。橋下是一條水渠,早已幹凅了。這是打伏擊的最佳地點。


      汽車開到這裏的速度就更慢了,車上的人也就看得清清楚楚:草綠軍裝,紅帽徽,紅領章,在太陽的照射下格外醒目。


      “解放軍?”人們一下子蒙了:“車上怎麽會有解放軍呢?”


      天哪!打解放軍是天大的罪呀!


      “打呀!開槍呀!“符開明一看時機到了,發出了戰鬥的命令。


      跪在符開明身邊的機槍手,一看到打擊的目標是解放軍,精神早就崩潰了,他渾身發抖,手指按在板機上怎麽就扣不起來。


      “廢物!怎麽不開槍呀?”符開明一看急了,一下子把機槍手推開,自己扶著機槍“咕咕咕”地打開了。人們看到符開明打響了機槍,也陸陸續續地開了槍,但子彈怎麽打也打不中汽車。


      車上的人都都沒帶武器,沒有還擊,他們跳下車來,趕快躲進到水溝裏面,他們受到來曆不明的襲擊,一點精神准備都沒有,個個驚恐萬狀,臉如土色。


      一位軍人從水渠裏爬上來,朝著響槍的地方大喊:“我們是解放軍!你們是哪部分的?請不要打槍!你們打錯人了!”


      “我們沒有打錯人,我今天就是要打解放軍!”符開明從樹叢裏走了出來,揮舞著手槍:“裏面的人都給我站出來!”


      穩蔽在水渠裏面的人都爬了出來,排成了隊伍,眼睛勾勾地瞪著這夥來曆不明的人。


      符開明武鬥隊的隊員們手持沖鋒槍,一步步地向八個人靠攏,把他們包圍了起來。


      剛才喊話的軍人繼續向符開明解釋:“我們就是濱海市革委會的,是執行公務的!我們從濱海市來鋪前抓走資派。希望你們按黨的政策辦事,放我們回去!你看,這是我們的介紹信!”他向符開明遞交一張蓋有區革委會公章的介紹信。


      “哪來那麽多的鳥話?”符開明用槍一擋,那張介紹信掉在地上。符開明用手槍比劃著自己:“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符開明!就是你們天天要輯拿歸案的符開明!”


      人們“啊”的一聲,個個露出了驚慌的神色。


      符開明滿臉殺氣:“我今天就是來找你們算賬的,不管你們是什麽革委會,還是另外什麽人,你們都是我們的敵人,我們要報仇雪恨,要大開殺戒,要把你們殺個精光!”


      另一個軍人還想上來說什麽,被符開明的隊員強拉回去了。


      “你們散開!”符開明大喊一聲,這是殺戳開始的信號,只見符開明從機槍手中接過機槍,朝著那八個人一陣亂射,那八個人齊刷刷地倒在草地上,鮮紅的血染紅了青青的野草。


      這就是駭人聽聞的“東坡事件”。


      臨走時,符開明還命令部下扒光了三個軍人的軍裝。


      這是一場有預謀有計劃的大屠殺。三個解放軍,四個工糾,還有一個小孩,就這樣活活地被殺死了。今後,不管那一派掌權,符開明都不會逃脫懲罰,因爲,符開明的所作所爲,已經超過了派性的範疇。


      在文革武鬥中,各地都出現了打死解放軍的事件,如1967年8月11日,在四川涪陵大武鬥中,涪陵紅貿軍伏擊解放軍軍車,一下子殺害了解放軍指戰員二十三人,震動了全國。但象符開明這樣公開地槍殺解放軍的人員,在全國來講是罕見的,僅此一例。事件逐級上報到xx軍區和廣州軍區,首長們震怒了:“符開明比日本鬼子和國民黨反動派還要壞!這是十惡不赦的匪徒!要趕快輯拿歸案,把他們繩之于法!”


      于是,縣革委會頭頭們身上的擔子又加重了。


      本文標題:殉道者(15)

      本文鏈接:/content/330054.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