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紫貝風雷(85-86)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9-01
  • 閱讀53535
  •   八十五、撤離警司


      夕陽西墜,街燈一盞盞地亮了起來,宣告了夜晚的降臨。街道上也逐漸熱鬧起來。


      好不容易捱到天黑,到軍區去談判的頭頭們一個都沒有回來,談判的結果我們一無所知。隨著時間的轉移,人們個個焦慮不安,許多人對絕食已經失去了信心,有些人忍受不了饑餓的痛苦,偷偷地溜走了,參加絕食的人越來越少了。


      況且,軍區也不再給我們送飯了,于是我感到事態的嚴重:軍區的態度強硬了。


      雖然許多人離開了絕食隊伍,但留下來的人們情緒依然高漲,大家都表示要把絕食鬥爭進行到底,軍區不答應我們的條件決不罷休。


      夜幕降臨了,營房裏燈光暗淡。人們三五成群地躺在地板上,折騰了一天而又饑腸纏肚的人們開始了新的思考:軍區能答應我們的條件嗎?再堅持下去有沒有意義?


      而且,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傳到這裏:濱聯司調動了許多人馬,手持大刀長矛,准備晚上向我們發動突然襲擊;軍區也准備出動一個營的兵力,用武力把我們強制趕出營房,弄不好要發生流血事件。


      在警司裏,人心惶惶,能起決策作用的頭頭一個也不在場,大家都覺得六神無主,束手無策。


      過了不久,濱聯司的宣傳車又開到了警司門口,在那裏亂喊亂叫。在一中方向,我還看到有許多車輛停在那裏,大亮著燈,好象是濱聯司用來運送武鬥隊的,許多人往那裏聚集。濱聯司用高音喇叭再次向我們發出警告,這一次的口氣更加強硬,這就等于告訴我們一個信號:濱聯司們已經做好了准備,他們要動手了!


      警司大院裏的緊張氣氛有增無減,人們的心頭上好象壓上一塊大石頭,難受的喘不過氣來。


      我決定馬上離開這裏,我找到莊雄,要他同我一塊走。他也顯得焦急不安,滿臉愁雲,但他警告我:“我們不能走!外面都是濱聯司的人,我們一出門口就會給抓起來,還是等待指揮部的命令吧!要走大家一塊兒走!”


      正當我們等待得急不可耐時,指揮部終于下達了停止絕食,撤出警司的命令。


      大概10點多鍾,東聯站的一輛宣傳車開到了警司,殿後的還有一輛滿載武裝人員的大卡車。車上跳下了潘先陽等幾個井系旗派頭頭,潘先陽神情嚴肅地對我們說:“戰友們!你們辛苦了!我代表指揮部向你們表示慰問!由于情況非常複雜,我現在宣布停止絕食。我們這次行動的意義很大,已經給軍區施加了壓力,濱聯司已經釋放了我們的戰友。這次絕食顯示了我們的力量和戰鬥的意志,今後我們還要采取多種方式同他們進行鬥爭,直到最後的勝利。現在我們准備撤離警司,現在外面很亂,濱聯司准備襲擊我們,我們要做好應急准備,大家要嚴格遵守紀律,不得離開隊伍擅自行動,現在請大家迅速集合,站好隊伍!”潘先楊沒有講談判的具體情況。


      絕食鬥爭結束了。當我們排著隊伍離開警司時,已不足四五百人了,很多人已經在中午或晚上離開了警司。盡管如此,這些堅持到最後的井系旗派還是保持著旺盛的戰鬥精神。我們的隊伍排得整整齊齊,前面有廣播車開路,那些手持大刀長矛的東聯站武衛人員坐在大卡車上爲我們殿後。一路上,我們高呼口號和高唱造反歌曲,場面激昂悲壯。路過濱聯司的據點時,我們的口號聲和歌聲更加響亮,我們早已把濱聯司可能發生的襲擊抛在腦後了。


      我們的隊伍鬥志昂揚地開進解放路,大街兩旁擠滿了人群,他們用熱烈的口號聲和掌聲迎接我們。我知道,這是東方紅頭頭有意安排的場面,目的是想宣染東聯站和各縣造反派團結戰鬥的氣氛。、


      我們象凱旋而歸的軍隊,雄糾糾氣昂昂地穿過人群,很多人跟東方紅派的戰友們握手擁抱,場面激昂而悲壯,人們情不自禁地高呼:“向東方紅戰友學習!向東方紅戰友致敬!”“永遠和東方紅團結在一起!戰鬥在一起!勝利在一起!”“毛主席萬歲!萬萬歲!”


      八十六、抗暴軍流産


      絕食結束後,濱海市的局勢逐漸緩和下,濱聯司對紫貝縣井系旗派的態度不象以前那麽囂張了。我每天都去逛街,有時也到濱聯司的“領地”那裏去走走,看看那裏的光景。


      風傳在東方紅的支持下,紫貝縣井系旗派要組織抗暴軍,聯合單縣聯絡站的武裝力量,准備打回紫貝縣去。聽到這個消息,我高興了好一陣子,我認爲這是恢複我們失去的陣地的最好機會。可是這個抗暴軍究竟組織好了沒有,我不得而知。我只是親眼看到,有一次大頭頭們在解放戲院三樓開會,可能是因爲組織抗暴軍的問題,符開明和潘先陽大鬧了一場,雙方都掏出槍來,幾乎鬧到了動武的地步。


      據我所知,在大頭頭會議上,潘先楊力排衆議,不同意組織抗暴軍,也不准備打回紫貝去。他說,現在紫貝縣的形勢不容樂觀,非常嚴峻,聯總派在聖殿裏關押了我們五六百名戰友,這些人實際上已經成了聯總派的人質。軍管會雖然三申五令,要求聯總派釋放井系旗派的俘虜,可是他們一直拖到現在還沒有放出來。我們早已釋放了他們的人,他們爲什麽現在還要關押我們的人,就是因爲怕我們打回紫貝去。我們現在如果再打回紫貝去,就等于把我們的戰友推往絕路上去。兩派不管打得怎麽樣,是勝還是負,聯總派肯定先把他們來當做人盾,甚至公開殺害他們。爲了保證戰友們的生命安全,我建議用政治手段而不是用軍事手段來解決問題。現在我們只有一條路,就是通過合法鬥爭,通過社會輿論,爭取上面對我們的支持,通過他們對軍區和聯總派施加更大的壓力,要求聯總派早日釋放我們的戰友。我們在紫貝嶺上已經犧牲了許多戰友,如果再打下去,再犧牲一些人,我們將來是交不了賬的,我們要對我們戰友的生命負責。


      東線的總指揮符開明是個強硬派,他不同意潘先楊的觀點,他要組織抗暴軍,堅持用武力打回紫貝去,結果兩人在會上大吵大鬧,其他頭頭也無可奈何,會議不歡而散。


      王誠樹把開會的情況告訴了我們,由于符開明和潘先陽兩位民兵巨頭的矛盾很大,抗暴軍流産了。他沮喪地對我們說:“在這艱難的時刻,我們造反派內部還這樣互相傾軋,明爭暗鬥,真使我們心寒!”


      我們聽了這些話,剛剛激起來的熱情又被壓抑下去,我們感到了前途的暗淡。


      打回紫貝縣去的風確實是吹了一陣子,而且我們還爲此搖旗呐喊,大造輿論。但是我們沒有決定權,因爲我們沒有掌握槍杆子,那個由學生主宰文化大革命命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紫貝縣井系旗派民兵武裝兩巨頭符開明和潘先陽在戰爭年代就有過宿怨,兩個人誰也不服誰,互相勾心鬥角,爭權奪利,誰都想爭坐井系旗派民兵武裝的第一把交椅。符開明駐紮在瓊山縣的三門坡農場【今紅明農場】,遲遲不把自己的隊伍拉來濱海市,不執行指揮部的命令,目的是先給潘先陽下個馬威,好讓潘先陽向他屈服。


      當時符開明的隊伍駐紮在三門坡【今紅明】農場,人槍數百,戰鬥力很強,是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井系旗派指揮部多次叫他把隊伍拉來濱海市,以增強濱海市東方紅的武裝力量,他遲遲不肯動身。符開明不但跟潘先陽鬧別扭,而且對指揮部的命令也是陽奉陰違,早在紫貝嶺保衛戰期間,他就以種種借口,多次違抗指揮部的命令,遲遲不肯把隊伍拉上縣城,使井系旗派失去戰機,無法解圍紫貝嶺。指揮部的頭頭對他感到非常頭痛。


      本文標題:紫貝風雷(85-86)

      本文鏈接:/content/330053.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