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玄幻推理
文章內容頁

雙生子(三十一)

  • 作者: 韓非情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9-01
  • 閱讀40268
  •   娟姐睜開眼睛後,身子晃了晃,我和風語都看得出她用功過度,身體疲累,不曾想她下了床,說:我知道她在哪兒了,我和你們一起去!

      風語說:好,我借了輛車!

      我暗自發慌,這一回小夭如何如何,我該怎麽辦?我舍不得小夭,第一次見到她我就知道,我很喜歡小夭,雖然我是人她是妖……好吧,我是個鬼,可喜歡人的心還是一樣的。

      我看著車窗上的雨水滑落,心裏焦躁不安,可千萬不讓小夭出事,我覺得她這樣不顧性命應該是有原因的,仿佛不是因爲情,但是她是一個重情義的妖獸,化成了人形還不是因爲留戀世間,怎麽可能不要命了呢?

      風語看了看我,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說:咱們還是有希望的,小夭或許吉人天相。

      我暗道:可她是妖啊,什麽吉人天相?

      我們的小夭已經渾身濕透了,她的原形畢露,在驚雷天劫這個劫難面前,所有的妖獸都會現形!

      我們到了,剛一下車,車子的主人就倉皇駕車逃走,這個雷電天氣,他也怕得很。

      我直接向小夭跑了過去,她現在是一只粉白的小狐狸,見了我她張了張嘴,並沒有說出口。

      小夭!我大聲喊道:跟姐姐回去,我們以後好好相處……姐姐,姐姐我會凡事遷就你的!

      我張口大喊,雨水幾乎落進嘴裏,可見這雨勢很大,伴著轟隆雷鳴,閃電一道道落下,讓人見了無不驚歎上天的威力!

      我祭出了一顆玄陰珠,讓它暴漲百倍,我想它成爲一個結界來保護小夭……

      可是,剛剛祭出的玄陰珠就被一道驚雷擊中,好像一個肥皂泡一樣破碎!

      我心裏有些寒意,比周身浸濕還要寒冷,我暗道:這次只能是我沖上去擋了……

      一瞬間,我想起了他,還有娟姐,他們都曾爲我遮擋危險,這次只有我自己去擋了,小夭,你可要等著我來……

      我被風吹得有些左右搖擺,但還是拼命向前!

      終于,我到了小夭身前!

      小夭被我的身體擋住,我見到了她綠色的眸光!

      我說:小夭,姐姐替你擋下驚雷,你以後可不能在姐姐面前使性子了!

      小夭的眸子看著我,她渾身都在顫抖……

      我知道了,她其實不想死!

      我終于爲我愛的人遮擋住危險!

      我伸出手臂環住小夭,耳邊雖驚雷響動,我卻沒有懼怕……

      快帶她離開這裏!風語扯破了嗓子叫喊,我才勉強聽見。

      是了,我真是迂腐,逃離這裏不就安全了?!

      我抱住了小夭,回轉身就跑,向著風語和娟姐的方向跑!

      風語脫下了自己的雨衣,爲小夭遮擋了一下,說:咱們回家!

      對,我也說:咱們回家!

      我們回去的路上,天氣倒是變了,驚雷停了,風也停了,雨還是下的很大,可能因爲現下是梅雨季節。

      先到了娟姐的家,我們也不同她客氣,問她要這要那,總之是讓小夭裹著毛巾,讓她漸漸暖和,然後喝了些熱水,從裏到外的好了起來。

      小夭的眸光沒有再綠過,我還以爲它這是再也不施展幻術了……

      過了一個多鍾頭,外面的風雨都停了,我們向娟姐告辭,娟姐欲言又止,風語有所查覺,可我卻只顧著高興。

      回去後,我就急忙跑進廚房裏,特意殺了一只雞想著爲小夭接風洗塵。我一直在廚房裏忙碌,雖是聽見風語和小夭在小聲說話,我卻沒有太在意,所以也沒有聽到他們說什麽。

      ……

      小夭,姐姐我始終是個大大咧咧的傻瓜,連你經曆了驚雷天劫都不清楚,還以爲我替你擋著了,驚雷沒有落在你身上……

      我真是粗心大意,娟姐和風語都看出來了,那次的驚雷天劫你沒有能夠躲過去,你的妖力在抵擋驚雷的時候完全消散!

      自此,你的三百年修爲一朝喪盡!

      我守著小夭的衣冠冢,在我的心裏還是甯願相信小夭還是生在世間,于是我就堆了這個墳,我想著有一日我離開塵世,就讓我也躺進這個墳裏,我要和小夭做個伴!

      我拍開了酒封,仰脖子喝了一大口酒,自從小夭從宅邸裏消失,我就一心想著喝酒!任誰也勸不住!

      小夭,我喃喃地說:姐姐終究還是沒有保護好你,你不會怪罪姐姐吧?

      我看這天地雖然寬廣卻容不下一個刻苦修行的小夭,她雖是一只白狐,可是比世上許多的女子都要好,她那麽的美麗、那麽癡情,她在我心裏就是我的小妹妹,可是天不讓她活!

      我的臉上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我抹了一把,又喝了幾口酒!

      當我趴在墳頭睡熟了過去,風語才撐著傘到來,他搖頭歎息,或者對我說話,我都不知道。

      ……

      那天的驚雷過去了,本以爲小夭以後只會越來越好。可是,風語放走了小夭。就在我做好了燒雞之後,我出了廚房擺上了菜肴,叫了聲小夭,風語說:別喊,小夭她走了……

      啊?爲什麽,去哪裏了?怎麽和我招呼都不打?

      風語表情凝重,說:你知道嗎,其實小夭經曆了驚雷天劫,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功力,她以後再不能幻化爲人形,她也不可能再施展幻術了!

      我覺得五雷轟頂,晃了晃在小桌邊坐下,說:難道說她以後只是一只小狐狸?

      風語說:小夭說了,變不成美麗的女子,這比殺了她還難受!

      我一只手撐著沈重的腦殼,怎麽想也不知道結果就是這樣……

      小夭,小夭……我念了一遍又一遍。

      我記得她初次見到我就誇我漂亮,記得她一路跟著我,她穿著漂亮的衣服,平日裏也喜歡照鏡子,這樣的小夭確實不會接受苦果——不能變化人形!

      我連日裏沒有什麽胃口,風語勸我也勸不住。

      這一天門響了,我以爲會是小夭,哪裏知道開門一看卻是“金魚”。我失望道:怎麽是你?怎麽還找到我的宅邸來了?

      風語在我身後見到了黃金禦,他提醒我說:還不讓進來?

      哦,我表示歉意,讓了“金魚”進門。

      黃金禦進門後就說:我其實是小夭的朋友,我來是完成小夭的囑托。

      小夭的囑托?該不是讓我和“金魚”談戀愛?我下意識的絞著雙手。

      黃金禦卻說道:小夭未能躲過驚雷天劫,這些你們都知道?

      我松了口氣,說:嗯,知道的,所以她離開了我們呢。

      黃金禦取出來一個錦囊,我一看就是街上賣的那種,可這裏面是什麽東西呢?

      給你的,小夭說了這是你的東西。

      我拿過了錦囊,打開來看,原來是數十顆玄陰珠。我知道這些玄陰珠是白狐也就是小夭她娘搜集的,她竟然一直留著,還傳給了小夭。難怪小夭有一回說她那裏有玄陰珠!

      我也記得被黑狼拐到了山洞裏時候,白狐彎腰收集了我的淚水珠子,就是這些玄陰珠!

      黃金禦說:這些就是小夭留下的,據說是、是自尊法器。

      我看他表情漠然,突然說道:你真的是小夭的朋友?

      是。黃金禦說:其實,我是小夭青梅竹馬的朋友。我們在同一個林子裏認識,一起修行,一起闖禍!

      我黯然,看了眼風語。

      風語說:你是黃鼠狼精?哦,對不起,冒犯了!

      黃金禦搖搖頭,說:沒什麽的。我看你們對她極好,都是好朋友。我該告辭了。

      我急切問道:等等,你知道小夭在哪個林子裏隱身吧?

      黃金禦看了看我,說:小夭不讓說,她知道你會去找她。

      那我就去以前那個林子裏找她。我低聲咕哝了一句。

      黃金禦說:恐怕她不會回那個林子裏了……

      她要躲我?

      是,恐怕你還不清楚她是很有自尊的。而且對你很夠情義,連甲鼠逼她來害你,她都沒有答應!

      甲鼠,這厮是不是又借體重生了?

      誰說不是呢?黃金禦搖頭說:我的內丹差點被他搶走,我放了一個屁才脫身!但還是讓他跟著,他找到了小夭,逼著她就範,我和小夭一起合作才勉強擺脫了甲鼠……

      可是,小夭的娘,就是白狐,她的一條命還在甲鼠手裏,小夭只好就範。

      所以,她才施展幻術迷暈了你,讓你離開這裏,大約就安全些,然後她來同甲鼠鬥法……

      我聽小夭說過她有法子對抗甲鼠,卻不知道她暗地裏已經在同甲鼠鬥。

      我看了眼風語,他似乎也知道的。他的表情就像在聽一件過去的故事,故事裏他也有份參與!

      我心裏卻是想通了,原來小夭還是喜歡風語的,不然,她不會對我行事乖張。她終于還是藏了起來,我想到小夭沒有了變幻人形的能力,自然會躲起來繼續修行。

      黃金禦走的時候說:兩位,這裏已經不安全了,甲鼠遲早找到這裏!

      風語送走了黃金禦,回來後說:我們搬吧。

      搬?我吃了一驚,我就只喜歡住這裏,讓我搬到哪裏去呢?

      保命要緊!你想啊,上次鬥法,我打壞了甲鼠的肉身,他受了奇恥大辱,不會放過我,再加上他一早看上了你,看上了你的玄陰珠,他還會來找你的!你雖然不會有生命危險,也不能看著甲鼠奪走了玄陰珠之後爲禍世間吧?況且,他還是娟姐他們的大敵,你在這裏住,只會讓娟姐顧及你的安全,而失去了戰機……

      什麽是戰機?我懵懂地想不清楚。

      風語輕歎一聲:娟姐和她共事的人一起是在同甲鼠作戰,你不知道啊?

      幹嘛凶我,我曉得的。

      趕緊收拾收拾,我們搬走!

      去哪兒住呢?

      就去千裏之外那個小屋……

      哪個小屋?

      後面有一片棉花田!

      你幾時知道的?

      ……

      我和風語的對話就像機槍掃射,子彈叮鈴鈴的落地。

      我其實知道風語是一個“戰士”,他和娟姐一個陣線的,他們爲了安甯、和平在同軒轅九子,特別是甲鼠作戰。

      ……

      我花了些時日才收拾妥當,我將宅邸出租出去,簽了之嬃搜骸H会釒е科酢讞l金條和簡單的換洗衣物和風語一起坐上了去鄂州的火車。

      之所以去鄂州,那是風語的主意,說是輾轉去那片棉花田,這才不易讓甲鼠找到!

      我一向鬼主意沒有風語多,特別不喜歡心機重,因此就全部聽他的。

      我和風語這麽一躲,甲鼠倒是沒有追蹤到我們的蹤迹,可是娟姐後來給我們來信說,那八個壞蛋越獄了,讓我們小心!

      ……

      我終于又回到了小屋,我在屋後長時間的發呆,眼前雖是一片棉花田,記憶裏確是一片廣袤原野,在這裏本該是茅草叢生,顯得荒蕪。

      我還在想著他,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裏?這事情成了我心頭的心病,不能找到他,我終究是不能釋懷!

      風語倒是奇怪,經常出門去,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麽。

      我時間很充裕,還學著他那時的樣子做了一只風筝,沒有事的時候,趁著美好的天氣放風筝。

      我仿佛不參與世間的事情,也確實不知道時光的流逝。

      有時候,風語會帶回來幾張報紙,我無聊時候才看一看。嗯,世界上的事情也不多,大抵就是匪夷所思和完全說不通兩種事情。

      原來風語帶給我的不是實時報道,而是奇聞異事!

      我仿佛進入了新的時代,看見周遭的人們將開心寫在臉上。戰爭結束了,全面進入了和平時期,我還在想著以前飛機轟炸的時候,那一次在防空洞裏,我見到了變回原形的小夭!

      我好幾次都想著去那片遇見黃金禦,也就是他現原形拜太陽的那片林子裏去找小夭!

      小夭,你知道我在尋找你嗎?

      本文標題:雙生子(三十一)

      本文鏈接:/content/330047.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