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殉道者(14)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8-31
  • 閱讀68845
  •   十四、縣革委會圍剿符開明


      符開明大鬧昌灑墟的消息傳到了縣城,搞得人心惶惶,縣革委會的頭頭們也急了起來:得趕緊把符開明剿掉,否則,讓他們繼續胡作非爲,誰還相信我們革委會?


      于是,縣革委會抽調一部分工人糾察隊,會同東線幾個公社的武裝民兵,聯合組成了一支強大的圍剿大軍。可是,當他們浩浩蕩蕩地開拔到了那裏時,符開明的隊伍早已開溜了。一個晚上幾十裏路,符開明帶領他的隊伍,神不知鬼不覺地從縣東又跑到了縣北。


      爲了維護社會秩序,縣革委會決定調動重兵來剿滅符開明武鬥隊。爲此,縣革委會召開了幾次常委會,專門研究解決符開明部的問題。


      縣革委會主任陳延貴在會上開門見山、一錘定音:“最近一段時間,符開明武鬥隊在縣東一帶活動頻繁,他們到處打家劫舍,擾亂社會治安,影響很壞,嚴重地損壞了革委會的威信。符開明是什麽東西?他是國民黨的殘渣余孽,是反革命,是無惡不作的土匪!我們再也不能讓他消遙法外了,再姑息,就是對人民的犯罪!人保組必須盡快地拿出一個方案來,立即把符開明一夥揖拿歸案!”


      革委會副主任李炳發演建議:“符開明是打遊擊戰的老手,老奸巨滑,行動詭秘,一般人都拿他沒辦法。以往我們出動大軍去圍剿他,都給他溜了,主要是情報不准。我建議盡快派出一些情報人員潛伏在他經常活動的地方,對他進行跟蹤偵察,一定要摸清他的活動規律,這樣才能穩准狠地打擊他們!”


      縣革委會副主任、武裝部部長林江在戰爭年代曾有一段時間跟符開明在同一個部隊裏,對符開明比較熟悉,這時也開了腔:“符開明在戰爭年代也爲人民做過一些好事,後來他變質了,走上了與人民爲敵的道路,幹了許多壞事,對此我感到痛心。他的部下有許多人都在部隊裏呆過,我認爲必須把他和他的部下區別開來,不能一概而論。我們必須掌握黨的政策:首惡必辦,脅從不問。要廣泛宣傳黨的政策,認真做好瓦解符開明部下的工作,動員他們棄暗投明,這樣,符開明就成了光杆司令了。符開明失掉了隊伍,他就什麽事也幹不成了。”


      這時,陳延貴轉身問井系旗派的兩位常委:“符開明是你們的人,你們看怎麽辦?”


      井系旗派常委面露難色:“符開明從來就不是井系旗派的人,他是挂羊頭買狗肉。符開明部早已跟我們的組織脫離了關系,我們從來指揮不動他。他是一個人打天下,打著井系旗派的旗號幹壞事。我們堅決支持縣革委會對他采取革命行動!”


      事情也確實是這樣,符開明從來就沒有把井系旗派指揮部放在眼裏。聯總派攻打紫貝嶺的時候,紫貝嶺前線指揮部命令他把隊伍拉到縣城附近,會同潘先揚的隊伍解救紫貝嶺,他卻以種種借口按兵不動,結果贻誤了戰機。紫貝嶺被攻下後,井系旗派指揮部命令他調兵來濱海市,與潘先楊部合兵一起,共同防守東聯站的據點,他卻把他的隊伍安置在三門坡農場,自己帶幾個護兵來濱海市。他從來就把井系旗派指揮部的命令當成耳邊風,不聽調遣,隨所欲爲,但他卻打著井系旗派的旗號來招兵買馬,挂著井系旗派的招牌幹了不少損壞井系旗派的事,對此頭頭們感到非常惱火,但卻不可奈何他。


      這次會議之後,縣革委會加大了打擊符開明部的力度,使他的地盤越來越小,活動越來越困難了。他不斷地變換駐紮的地點,但還是逃不脫縣革委會的追蹤,他感到危機四伏,日子越來越難過了。


      轉眼到了7月份,中央發布了【七、三】布告,各省、市、自治區都要執行中央七三布告,對造反派實行全面的圍剿。這次不單單是符開明的問題,甚至連整個井系旗派,都成了縣革委會打擊的對象。縣革委會組織大批人馬奔赴各公社,開展聲勢浩大的宣傳【七、三】布告的活動,大大小小的布告貼滿了城鎮鄉村各個角落,一場“打擊反革命”的運動即將到來。


      本文標題:殉道者(14)

      本文鏈接:/content/330023.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