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紫貝風雷(83-84)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8-31
  • 閱讀51025
  •   八十三、新的沖突


      上個世紀60年代,濱海島的交通非常落後,在濱海市,僅有幾條公路通到下面的縣城,而且都是沙土路,鄉村根本沒通公路。在濱海市的東面,一條大江把濱海市跟東線各縣隔開來,這就是南駝江。1939年,日軍入侵濱海島時,南駝江上還沒有橋粱。後來,日本鬼子爲了輸送軍用物資,在南駝江建設了第一座橋粱,于1942年3月建成通車,人們叫“鐵橋”,也叫“鬼子橋”。


      從紫貝縣到濱海市,一定要通過鐵橋,再到府城,最後到濱海市。當時濱海汽車總站也在紅坎坡上,跟政府大院相距不遠。汽車總站的規模很小,沒多少部汽車,公共汽車只能開到下面的縣城。


      文革時,汽車總站的職工起來造反,也分裂成爲兩派組織,一派是汽運濱聯司,一派是汽運東方紅,兩派的鬥爭非常激烈,在武鬥期間,兩派竟有自己的公交車和售票站,造成了交通運輸的堵塞和混亂。8月14日,汽運東方紅派出四輛汽車到紫貝縣四四一一部隊清瀾基地搶槍,造成多名指戰員受傷。


      逃難來到濱海市後,我無事經常外出逛街,很少呆在隊伍裏。一天中午,我外出剛回到政府大院附近的街道時,忽然聽到區政府大院裏響起一陣哨子,人聲嘈雜,一大群人拿著武器從院子裏跑出來,亂紛紛的向附近的汽車站奔去。


      我正遲疑間,竟撞上了連長王波,他怒氣沖沖地攔住了我們:“你們不要回營地去了!跟我們去沖汽車站!濱聯司抓了我們不少人!”


      我二話不說,也跟著人流往汽車站跑去。


      大街上一片混亂。當時正逢下班時間,街道上人來人往,非常熱鬧,冷不防闖來一大群拿槍的人,嚇得人們躲的躲,跑的跑,大街頓時冷清起來。


      我們象一夥土匪,拿槍的和不拿槍的,亂糟糟的沖往汽車站,數百人把車站給團團包圍起來。


      濱聯司們撤進了車站大樓,“哐”的一聲關上了大鐵門,嚴陣以待。


      濱海市汽車站是解放初期建起來的一棟二層高的大樓,相當陳舊,但卻非常耐用,牆壁用花崗岩石築成,結構非常堅固,大門是鋼板鑄成的,堅不可摧。當我們靠近大樓時,看到這座龐然大物,一時感到束手無策,無可奈何。


      “井賊旗匪,你們飛上來吧!我們等著你們!”站在樓頂上的濱聯司們看到我們無計可施,得意地大喊大叫起來。


      “我們會飛上去的!到時我們要剝你們的皮,抽你們的筋!你們不要得意的太早!”我們沒有辦法沖進去,也只好在外面和他們磨嘴舌。


      我們在外面和車站裏的濱聯司們僵持了一段時間,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時有人喊道:“一所裏有路通往車站,我們快去沖一所!”我們恍然大悟,幾百人繞道向一所跑去。


      一所是xx軍區第一招待所,緊靠車站大樓,因軍區是支持濱聯司的,所以我們認爲濱聯司在這個方向不會構築什麽工事,從這裏很容易沖擊車站大樓。


      隨著一陣呐喊聲,數百人亂哄哄的向一所大門沖去,在外面站崗的幾位解放軍戰士頓時淹沒在人海裏,被人流沖散,在大院裏的軍人見勢不妙,趕快把大門關上了。


      人流被大門擋住了,一時無法進入一所大院。


      “把大門砸開!我們沖進去!”人們狂怒難忍,紛紛拿起石頭、木棍撞砸大門,但大門是用鋼管鑄成的,我們無法砸開大門。


      “怎麽辦?”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時想不出一個好辦法來。


      這時,我的腦子裏閃現出電影【列甯在十月】中革命者攻打冬宮時的情景:當起義軍被阻攔在鐵門外面,無法沖進冬宮時,不是有一些水兵從鐵門上攀越過去,從裏面把鐵門給打開了嗎?


      我對同學們說:“解放軍只是扣上鐵門,我們爬過去,從裏面打開大門!”


      事不宜遲,在我的帶頭下,幾個同學爬上鐵門,進入大院,接著又有幾個爬了進去,我們把幾個軍人推開,終于把大門打開了。


      “萬歲!”“沖啊!”隨著一陣呐喊聲,人們潮水般地湧進了一所大院。


      大院裏亂成一團,我們把裏面的解放軍擠走,占據了一些房子,更多的人沖向靠近車站大樓前面的空地。


      大院裏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濱聯司拉響了戰鬥警報,武鬥人員拿著大刀長矛,握緊石頭,紛紛進入工事,准備抵抗井系旗派的沖擊。


      我們的援兵越來越多,一所大院裏擠滿了憤怒的人群。王波也趕來了,他漲紅著臉,揮舞著手槍,迫不及待地要發出沖擊的命令。


      一場流血事件眼看就要發生。


      忽然間,一個意想不到的奇迹發生了,隨著一陣尖刺的哨聲,從大院各個角落裏一下子冒出了很多軍人來,他們一排排地向我們沖過來,在我們的前面築起了一道人牆,阻擋了我們沖向車站的道路。有幾個軍人向王波撲過去,緊緊地抱住了他。王波拼命掙紮,還是脫不了身,連手槍也給奪走了。


      我們見勢不妙,趕去支援王波,也給軍人包圍起來。有幾個民兵舉起了槍,也被軍人們打掉了。當時我們不敢對解放軍動粗,只得乖乖地把槍藏起來。


      大院裏亂成了一鍋粥,大家你推我揉,互相撕鬥,亂成了一團麻。這時,有幾輛滿載著全付武裝軍人的大卡車開進了大院,車上跳下數百名佩戴糾察隊袖章的軍人,他們高喊著“要文鬥,不要武鬥”的口號,一排排地向我們撲過來,用強制的手段把我們趕出大院。


      解放軍象泰山壓頂一樣向我們壓了過來,我們從來見過這樣的強大陣勢,銳勢馬上減少了一大半,我們毫無抵抗能力,一個個被解放軍趕了出去。


      我們被迫離開了一所大院,但人們個個義憤填膺,繼續包圍車站大樓,等待新的命令。


      不久,指揮部的命令下來了:情況有變,攻擊車站的行動立即停止!于是我們趕快集合隊伍,憤忿不平地撤回了駐地。


      八十四、警司大絕食


      前一天,紫貝縣井系旗派數百人包圍濱海汽車總站,准備沖擊濱聯司的據點,由于部隊的阻攔,結果成了泡影。爲抗議軍區、警司支持濱聯司,壓制東方紅派的行徑,濱海市東聯站指揮部決定組織一次大規模的絕食鬥爭,對軍區和警司施加壓力。東聯站指揮部決定由紫貝縣井系旗派牽頭,各縣東方紅派共同參加絕食。濱海市東聯站各組織不暫參加這一行動,但要張貼大字報,寫大字標語,散發傳單,大張旗鼓的支持絕食行動。


      絕食的地點在市中心的警司大院【大同路】。絕食的前一天,井系旗派就起草了【絕食聲明】,印成傳單在市區廣爲散發。同時,井系旗派還派出代表到軍區去請願,要求濱聯司馬上釋放被捕人員。如果軍區不答應我們的條件,我們就繼續絕食下去,直到答應條件爲止。


      我事先沒有知道絕食的消息。絕食的前一天,我到一位同學家裏去做客,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到政府大院,跟我一起回來的還有同學莊雄。


      我們回到駐地時,只看見幾個站崗的哨兵,大院裏空無一人。我們感到奇怪,又出了什麽事?人都到哪裏去了呢?我們問哨兵,才知道他們都去參加絕食了。


      在那瘋狂的年代裏,絕食是一種時髦的行動,北京等地造反派多次搞絕食鬥爭,對當局施加壓力,都取得了成功。在紫貝縣,井系旗派曾多次想采取這種鬥爭方式,但始終沒有機會。現在,機會來了。


      我打定主意,便問莊雄:“阿雄,我們也去參加吧!”我從來沒有參加過絕食,但我知道絕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不去也不行,兩個人去總比一人去好。


      “我們應該去參加絕食,這麽大的行動我們不能當旁觀者,不去,他們會罵我們是膽小鬼。”莊雄同意我的意見,于是我們一塊向警司走去。


      但我們也不是笨蛋,我們知道餓著肚子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我們先去解決肚子問題,然後才鬥志昂揚的去參加絕食。


      恰好昨晚同學給了我一塊錢,不然的話,今天夥房停夥了,我們真的要絕食了。


      我倆走進了一家小食店,每個人要了兩碗粥和幾個饅頭,吃得肚子漲漲的,才向警司那裏走去。


      我們趕到警司,看見大院裏面已經擠滿了人,飄揚著各種各樣的旗幟。參加絕食的人們排列著隊伍,整整齊齊的坐在水泥地板上,參加絕食的人除了紫貝縣的井系旗派外,還有各縣來的造反派。他們高唱著造反歌曲,一遍又一遍地喊著:“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呈現出一派悲壯的氣氛。


      我倆穿過擁擠的人群,找到了自己的隊伍,坐在地板上,然後和大家一齊唱著,喊著。我剛剛吃過東西,有的是力氣。


      軍營裏已經沒有軍人了,他們聽說東方紅派要來絕食,就撤出去了。文革以來,在濱海地區,在一部分人的心眼中,穿綠軍裝的是“保皇軍”。這些軍人跟東方紅派不知道打過多少次交道,都曉得他們的厲害,感到難以對付。現在,東方紅派又來鬧事了,而且來勢凶猛,爲了避免惹事生非,減少磨擦,三十六計還是走爲上計。上級一聲令下,警司裏大小官兵,上至司令員政委,下至普通戰士,除了拿走他們的武器外,其他什麽東西都不帶,就逃之夭夭了。


      有人說,在濱海島沒冬天,這話沒假,有時候在冬天天氣還是挺熱的,這不,太陽還沒正中,天氣就開始悶熱了,水泥地板上就直冒熱氣,我們還呆不到一個鍾頭就汗流浃背,這些響當當的造反派好漢們,也有點堅持不住了,紛紛往樹陰或營房裏靠攏。也有一些人覺得再堅持下去,肚子裏可能忍受不了,便不告而辭了。而我卻沒有絲毫饑餓的感覺,因爲肚子裏還有相當多的食物還沒有消化,我還能繼續堅持下去。


      午飯的時候,有一些解放軍戰士過來了,他們擡來了一筐筐的大米飯,挑著一桶桶菜放在人行道上,還有一些戰士帶來了許多飯碗和筷子【那時還沒有泡膜飯碗和簡易筷子】。解放軍戰士們放下飯筐菜桶後,迅速的排成一路縱隊,從口袋裏掏出毛主席的小紅書,訓練有素的舉向頭頂,齊聲朗讀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在工人階級內部,沒有根本的利害沖突,在無産階級專政下的工人階級內部,更沒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爲勢不兩立的兩大派組織。”


      “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毛主席萬歲!萬萬歲!”


      我們早就討厭這些“保皇軍”,而且從來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對于他們這些表演,我們認爲是想幹擾和破壞我們的絕食鬥爭,于是我們針鋒相對,故意刺激他們,想方設法地把他們攆走。這時,不知是誰帶了個頭,一片歌聲沖天而起,我們不約而同地唱起了當時造反派最時髦的歌曲。


      “保皇的王八蛋睜眼看一看,革命的造反派團結如鐵鋼,如果不投降就叫你完蛋!咳!就叫你完蛋!”


      歌聲越來越大,震撼著整個大院,很快就把解放軍戰士的聲音淹沒了。


      這些戰士跟我們學生的年紀差不多,頭腦和我們一樣簡單、幼稚,而且易于沖動。他們在部隊的教育下,自覺地養成了遵守紀律,服從命令的習慣。他們對文化大革命的動態一無所知,也不允許有自己的見解和觀點。現在他們看到造反派不買他們的帳,同他們對著幹,知道繼續表演下去會惹出一些麻煩來,于是便解散了隊伍,一個個地溜走了。


      警司戰士們在我們的哄笑聲中撤走了,軍營裏的氣氛逐漸緩和下來,人們三五成群地圍攏在一起,坐著、躺著,繼續進行絕食。


      太陽偏西了,那些飯菜還沒有人去動一下,甚至連靠前去看一看的人也沒有。後來,有一個學生走近了菜桶,低頭聞了一下,吐了一口口水,大聲說:“同學們,我們來做件好事吧!讓我們把這些飯菜都送到軍區裏去,給保皇軍們飽餐一頓吧!”


      人們大聲地哄笑起來,幾個學生走近菜桶,抄起扁擔,真的就要把那些飯菜擡走。


      “不准胡鬧!要注意秩序!”人群中走出一個中年人來,用手指著學生們大聲喝道。他穿著舊軍裝,臉部很嚴肅,我想他大概是這次絕食行動的總指揮。


      幾個搞惡作劇的學生搖搖頭,很不情願地離開了人行道。


      太陽快要西沈了,一陣海風吹來了,空氣涼快得多了。這時,人們開始感到了饑餓的折磨,許多人躺在地板上,企圖用睡眠來抵抗饑餓的進攻,更多的人則在談論著吃喝,但卻引起了更大的食欲。


      我盡管早上吃了幾個饅頭和兩碗粥,但由于時間的關系,肚子裏的食物差不多消耗光了,也有了饑餓的感覺,而且大半天沒有喝過水,口渴得要命,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比那些人要好受得多。


      黃昏,濱聯司開來了兩輛宣傳車,停在警司門口,高音喇叭對著絕食的人大喊大叫。


      “東方紅受蒙蔽的群衆們!希望你們不要上那些壞頭頭的當,現在請你們馬上停止絕食,撤回駐地。你們沖擊警司是非法的,是把鬥爭的矛頭指向解放軍,是反革命行動,請你們立即離開警司,否則後果自負!”


      “嚴重警告東聯站、井系旗派一小撮壞頭頭,你們把鬥爭矛頭指向解放軍決不會有好下場!如果你們繼續執迷不悟,繼續堅持絕食,我濱聯司革命造反派將采取最嚴厲的革命行動!”


      濱聯司的宣傳撩發了參加絕食的東方紅人心中的怒火,大家紛紛從營房裏跑出來,檢起石頭和木棍,准備砸濱聯司的宣傳車。


      一場新的沖突就要發生,我感覺到周圍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幾個頭頭馬上走出來,制止了那些憤怒的人們的行動:“我們的行動是針對軍區的,我們要用非暴力的手段對軍區施加壓力。現在不是對濱聯司采取行動的時候,警司周圍全是濱聯司的據點,如果萬一打起來,我們手無寸鐵,後果不堪設想。革命造反派的戰友們!希望大家克制忍耐,堅持下去,爭取絕食鬥爭的最後勝利!”


      在頭頭們的極力阻止下,狂怒的人群離開了濱聯司的宣傳車,撤回了警司大院。


      本文標題:紫貝風雷(83-84)

      本文鏈接:/content/330022.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