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誰來伺候媽(26)

  • 作者: 藍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8-29
  • 閱讀58697
  •   我家樓下有個女鄰居,叫朱玉紅,她是74年下鄉,比淑蓉大兩歲。玉紅因爲哄孫女,把自家的房子租出去了,和老公搬到兒子家住,我很長時間沒看見朱玉紅了。這一天,在公交車上遇見了。玉紅先看見我,“育盛,你上哪?”玉紅告訴我,等她孫女上學了,她房子不租了,就搬回來了。提起我媽媽,玉紅問:“你媽媽能下地上廁所嗎?”我說:“她身體太笨重了,在床邊放個坐便椅子,等我回家給倒廁所。”玉紅說:“南媽媽全靠你呀。”我說:“她活的太難了,一身病,靠人伺候。”

      玉紅的父親去世不久,母親得腦血栓,當時她才40多歲。她的哥哥、弟弟和妹妹都表態:不能照顧老人。玉紅在家裏排老二,她把母親接到家裏,一開始她的丈夫和兒子對老人都不好,她一個人照顧把母親很累,她放棄了,把老人一個人放在屋子裏,自己去上班。時間長了,老人覺得沒有辦法活下去了,就在床上上吊自盡了!玉紅每一次回到父母住的地方,心裏不是滋味,她索性把房子賣掉了。其他姊妹得知家裏的房子賣了,他們聯名告上法院,要求分財産……

      我下了公交車,准備往家走,一個中年婦女招呼我:“育盛,你上哪?”我定睛一看,這不是我的初中同學劉春麗嗎?趁她等車的時候,我們聊了幾句。劉春麗的娘家在我家附近,當時她學習不好,只能念技工學校,後來工廠破産了,她到藥房工作,一直到退休。春豔告訴我,她兒子今年26歲了,沒有女朋友。春麗說:“育盛,你真是好孩子,照顧媽媽一輩子不結婚。”一句話,我無語了。春麗告訴我她現在退休了,每天要去照顧一位腦癱的老人,給她做兩頓放。我一聽,心裏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春麗的媽媽快80歲了,有糖尿病,她的妹妹劉春豔每天都送飯,她應該和她妹妹一起照顧媽媽,怎麽能讓妹妹自己承擔呢?記得有一次,劉春豔告訴我,她姐妹倆互不往來,姐姐把妹妹的微信拉黑了。我默默地想:這和我的家庭環境差不多。看來,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啊。

      距離育成出車禍已經五十天了。這天是周末,市場人來人往,道路兩邊是攤販,什麽水果、蔬菜應有盡有。我由北向南在市場裏走,突然一個熟悉的,烏黑的臉龐投入我的眼簾,正在專注地看手機。這不是育成嗎?我細細打量:他腿上的紗布全部拿掉了,身邊還放著拐杖。看來,他恢複的不錯。爲了不驚擾他,我繼續向前走了30米。當我回過頭的時候,發現育成正朝我這裏張望。噢!他明明看見了我,卻裝著看手機。

      市場上有個攤鋪賣大餅油條,我和攤主說上兩句話,正准備掏錢,旁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個餅子多錢?”我擡眼一瞧,彩鳳就站在我旁邊,我替攤主回了一句,“一塊錢”,想引起彩鳳的注意,可是彩鳳目不轉睛地盯著餅子看。就在我遞給攤主兩塊錢的一瞬間,彩鳳迅速地離開了。我望著彩鳳的背影,對攤主說:“那個是俺嫂子,看見我不說話。”

      媽媽知道了這件事,生氣地說:“老天爺啊!怎麽不把他們三口家叫走!育成還有人性嗎?不認自己的弟弟,上個月還給他送了五百塊錢,太不象話……”她扭過臉,拿起電話給育蓉打電話。育蓉是什麽人,專門替育成打圓場,“不能呀,他兩口子沒看見育盛。”媽媽一直在罵著大兒子,話說多了,她的氣上不來,她拿著噴劑朝嘴裏噴了幾下。哮喘是媽媽的老毛病,這和情緒有很大關系。有時候,你距離她幾米遠,都能聽到喘息聲。現在,媽媽的病又開始發作了,我真不應該告訴媽媽這件事!我有些後悔了,我在一旁不住地安慰她。“你總是愛生氣,折磨的是你自己。現在不跟任何人生氣,因爲不值得,自己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過了一陣子,媽媽消停了,養這樣的兒子,沒有辦法。

      我給淑蓉打電話,告訴她我在街上看見育成的事情。每一次,只要提到育成,淑蓉都特別興奮。“啊,我很長時間沒有看見育成了。”她不斷地問育成恢複怎麽樣了?我不耐煩地說:“你那麽關心他,去他家看看吧!”聽我這麽一說,淑蓉不再問了。淑蓉口是心非,一輩子都沒有說過真話,她告訴我:育成在醫院手術的時候,她和淑惠每人給了二百塊錢。其中,淑美想通過她稍錢給育成,她沒有捎到。

      其實,我不想知道這些事情,只是媽媽不相信這些,尤其從淑蓉嘴裏說出來的。

      我接著給淑惠打電話,淑惠很感興趣,“你看見育成的時候,他在開車了嗎?”我說:“他站在那裏看手機,旁邊放著一個小拐棍,下邊有四個爪的。”淑惠的嘴巴很緊,做過的事情從來不承認,“我沒有去看育成,我沒有時間,我住那麽遠……”

      媽媽議論這件事,對我說:“咱家沒有老大和老二,育成不能對我那樣。”

      媽媽回憶育成出獄時的情景:

      那是1990年秋天,營口勞改大隊的高牆外,淑蓉手裏提著旅行袋,裏面放著我穿過的一套西服。淑蓉說:“你把裏面的衣服脫了,換上育盛的衣服吧。”育成說:“怎麽就你一個人來接我?他們都不來。”育成換好衣服,提出要去羊湯館喝羊湯,姐弟兩人來到小飯店,桌子上擺在饅頭和白菜豆腐湯。育成嫌不好吃,不高興了,陰沈著臉,說道:“怎麽不給我買酒?”淑蓉說:“我現在沒有錢啊,剛才圍過來那群人,你叫我每人給十塊錢,不一會兒,我分了一百多塊錢呀。”淑蓉無可奈何地望著育成,育成一邊抽著煙,一邊說:“都是我的獄友,鐵哥們。”

      在家裏,淑惠和淑美正在准備一桌子好飯好菜。育成站在門口,冷冷地說:“媽,我回來了。”臉上沒有一絲笑意。淑美給育成准備了一條褲子,育成穿上以後,褲子拉鎖拉不上去了,淑美俯身幫他弄。看到這一幕,不由得讓人想到淑美對媽媽從來沒有這樣耐心呀!

      育成因爲年少無知而走上犯罪道路,家人都以爲他能夠重新做人。然而,經過幾年改造回來以後,除了口音和生活習慣不一樣之外,育成變成了小混球。有一次,淑蓉從外邊稍來三個餃子,育成嫌少,立馬跟倒進廁所裏。按正理,姐姐應該給兄弟一巴掌,教訓他。可是,淑蓉能忍受這些。白天,育成在家裏坐不住,在樓下叼著煙。有幾個壞鄰居,趁機把他叫到他們家,幹些什麽,我也不知道,有時候育成夜不歸宿。

      在辦理遷戶口的時候,媽媽跟著育成。我不禁要問:“媽,這點事,怎麽還用你跟著?”媽媽說:“我兒子是犯過錯誤的,我怕民警爲難他,怕人家打罵他。”我聽了,很感動:可憐天下父母心!


      本文標題:誰來伺候媽(26)

      本文鏈接:/content/329993.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