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化娛樂幽默笑話
文章內容頁

孤芳自賞(10個小品)(2)

  • 作者: 竹樓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8-18
  • 閱讀68675
  •   1.互不打擾

      路過一家常去的理發店,店裏只有看店的劉大媽一人,心想,我這回理發不用排隊等了。

      “劉大媽,小劉呢?”我問。

      “她呀,在樓上忙著呢,你坐會兒,我上樓去叫她下來給你理發。”

      劉大媽爬上梯子,喊:“丫頭,有人來理發了,快點下來。”

      “等我打完了這圈牌就下來。”只聽見小劉在樓上答話。

      反正也沒什麽事,我隨手拿起一本厚厚的雜志看起來,不知不覺,被雜志上各式新潮發型吸引住了。50多分鍾過去了,我忽然想起我是來理發的,而不是來看雜志的,便趕緊問:“劉大媽,小劉可下來過?”

      劉大媽說:“她呀,已經下來好幾趟了,看你忙著看雜志,沒有打擾你,又上樓搓她的麻將去了。”

      2.堅持原則

      老婆開的小店貨物積壓,我起草了一個促銷廣告,打印了幾份,一大早就貼了出去。

      早上八點的時候,我到菜場買菜,路過貼廣告的地兒,正看到一位熟人的背影,是過去的鄰居老胡。此時,他正忙著鏟牆壁上的那些小廣告。

      “老胡,忙呀!”我拍了一下老胡的肩膀。

      “是老王呀。”老胡回頭說,“我剛找了這個差事,負責清除小廣告。”

      “看到沒,對面那家鞋店,是我老婆開的,有空去坐坐。”我又指著牆壁說,“左邊那張廣告是我貼的,你可要手下留情,千萬別鏟了呀。”

      “嘿……這都是‘牛皮癬’啊。”老胡歎息道,“都要鏟掉的,也包括你的。”

      我忙跟他說好話:“看在老鄰居的分兒上,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就得了。”說著,我把一包沒拆開的香煙硬塞進他的衣兜裏。老胡沒再言語,還是熟人好講話啊。

      當我買菜返回時,卻發現我的那份廣告還是被清洗一空。我心裏就開始埋怨了:這個老胡,連熟人也不給面子。

      回到店裏,老婆將那包煙遞給我:“老胡剛剛送來的,他要我們體諒他的難處,如今找份工作真不容易。”

      3.打招呼

      那天,我在小區看到一位很熟的同事。“你好,買菜呀?”我主動與她打招呼,不料,她卻說:“我沒跟你說話呀。”此言一出,搞得我一頭霧水。我忙解釋:“你是一麻的,對吧。”經我提示,她不好意思地說:“我是一麻的,你是誰?”我一路走一路跟她介紹自己。

      “哦,想起來,你是王編輯,還幫我編過稿呢。”“想起來就好,你想想看,我們都是熟人,如果你還記得我,見面,假如我不與你打招呼,你肯定要埋怨的,說我不懂禮貌,架子大。”我應道。“哪裏哪裏,都是我有眼無珠,沒認出你來,唉,二十多年沒見面,歲月不饒人呀。”

      4.嗑瓜子

      老婆從國外回來,她告訴我一個新發現,說:洋人不嗑瓜子,且對我們嗑瓜子很是好奇。我深信不疑。

      那天,我們路過一家酒店,看到兩位金發女郎坐在窗前津津有味地嗑著瓜子,我指給妻子看,說:你看那兩位洋人嗑瓜子都帶勁。

      誰料,妻子看後卻說:老王,你看仔細點,人家是染了發的華人。

      5.插花

      開會前,科長要我散會後將花籃捧到他的辦公室。會上,小玲的眼睛一直盯著主席台上的那個花籃打轉:“王師傅,會議結束後,麻煩你將花籃捧到科裏吧。”這時,之前科長囑咐我的話早忘腦後了。小玲喜歡花,聽到她的“指示”,我將花籃捧到科員辦公室,放在小玲對面的櫃子上。

      下午,我來得遲些,上樓梯時,我忽然想起領導打過招呼,要我將花籃捧到他的辦公室。這下完了,當我焦急萬分來到三樓,碰到辦公室李主任:“老王,4點鍾局裏有個重要會議,麻煩你將花籃再捧回會議室。我一看表,時候不早了,于是我三步並作兩步往科裏奔。心想,女士們一定在興高采烈地欣賞花籃,如果此時將花籃捧走,會不會掃她們的興。

      當我來到科裏時,驚訝地發現,櫃子上那個花籃裏的花朵全沒了,籃子中的綠色海綿上插著幾根枝丫,女士們的桌子上分別多了一個插著花朵的花瓶,科長正在批評她們。

      6.包餃子

      妻子把餃子餡拌好後,一旁上網去了。爲了表現自己,我快速地包起餃子。妻子見了,誇道:“老王,你現在的手藝可是越來越好了。”“何以見得?”我問。“我才玩了一會兒工夫,你就包了這麽多的餃子,快成餃子機了。”妻子說。“哪裏,與你相比還差一大截呢。”我謙虛地說。

      妻子到廚房轉了一圈,不料,她火速回到我的跟前,緊急叫停,說:“完了完了。”“又怎麽了?”我詫異地問她。“我看到竈台上的鹽時才忽然想起來,剛才忘了往餃子餡裏放鹽了。”妻子看見盆裏所剩無幾的餃子餡,對我嗔怪道:“都怨你,餃子包得太快了。”

      7.抓阄

      吃過晚飯,正是《新水浒傳》播放的時間,不能將碗筷丟在桌上吧,經常爲這事,我與妻子僵持不下,到底誰先碗筷,我們大傷腦筋。

      那天,女兒建議,說:解決你們之間的矛盾,還是用最笨的辦法抓阄。我和妻子相互看了看,沒有意見。女兒將兩個紙團往茶幾上一扔,我正要伸手去抓,忽然想到,說:還是女士優先吧。

      幾次抓阄,我的手氣太臭了,總是我洗碗,心想,照這樣下去,水浒就看不成了。後來,我想了一辦法,將大房間的一面鏡子搬到廚,對著客廳裏的電視機,我一邊洗碗,一邊倒看水浒。

      8.報箱

      回來的時候,看到小顧在樓梯口忙碌著。“要我幫忙嗎?”我說“謝謝,不用。”小顧將挂好的木制報箱上鎖,哼著曲子進屋去了。我打量著報箱,感到蹊跷,報箱連個口子也沒有,投遞員往哪兒投放報紙呢。

      第二天下樓的時候,我碰到小顧一手抱著兒子毛毛,一手拿著一瓶二鍋頭上樓。見毛毛頭上有一個大包,我問是咋回事,小顧說:“昨晚在樓梯口撞上那該死的報箱了。”“那都是因爲你挂的太低了。”我說。毛毛聽了,接茬兒說:“叔叔,那不是報箱,那是老爸藏酒的地方。”

      9.給錯錢

      跟老婆在一個馄饨攤前吃完馄饨,我開始掏錢:“給錢。”

      “錢放在這裏。”只見一只白色的盆子伸了過來,我將兩碗馄饨的錢悉數放進盆子裏,准備離開。

      “哎,你們吃了馄饨怎不付錢?”賣馄饨的一把拽住我。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錢給過了,是給他的。”我指著早已走遠的那位穿黑衣的人說。

      “嘿,他呀,是個乞丐。”賣馄饨的說,“在我這兒也不知收了多少錢走了。”

      10.錢包就這樣丟了

      那天,走到一個下坡處,一小青年騎著自行車快速向下沖來,我本能地躲避,已來不及了,被撞倒在地,半天不能動彈。

      小青年也沒跑,扔掉手中的車子,將我扶了起來:“大叔,摔著了沒有?我送你到醫院去檢查吧。你等一下。”他將車放在對面的商店,要送我到醫院檢查。

      路上,小青年對我說:“大叔,我覺得你好面熟。”後來又說他認識我。“我記不起來了,恐怕你認錯人了吧。”我疑惑地說。“大叔姓王吧,肯定沒錯。王大媽還好嗎?”小青年一口就報出了我的姓氏,我心想,那一定是遇上熟人了。“你與我老伴熟悉?”我問。“是呀,我媽姓葉,王大媽跟我媽在一個單位上班,我還跟王大媽在一起吃過飯呢。”小青年的話沒說完,我覺得不好意思了,讓他趕緊放開我:“算了,算了,既然我們都是熟人,摔得又不重,不麻煩你了。”我不讓他送我去醫院,自個兒回去了。

      回到家,我將被撞的事告訴了老伴,她將我痛罵一頓:“你怎麽就這麽便宜他了?要知道,被車撞倒了,當場沒什麽感覺,過一兩天後,不是這兒腫,就是那兒痛,到那時你找誰呀!”

      我一肚子委屈:“那小青年說認識你。”

      “認識我?”

      “小青年說他媽姓葉,與你在一個單位上班,還與你一起吃過飯呢。”

      誰料,老伴的火發得更大了:“我們單位就那麽幾號人,哪有姓葉的?你把身份證給我,我正好要到銀行取錢。”

      身份證在錢包裏,可我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就是找不到錢包了。

      “莫非那小青年是小偷,撞倒你時趁機偷了你的錢包?”老伴肯定地說,“對了!他看了你的身份證,才編出了一個謊言,還不是爲了盡快脫身!”

      本文標題:孤芳自賞(10個小品)(2)

      本文鏈接:/content/329612.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