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一碗雞湯面的追憶

  • 作者: 多多書屋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8-12
  • 閱讀94936
  •   小時候的我們,家裏窮困,吃的是雜糧,穿的是粗布,沒有白面,更談不上肉蛋,生活艱苦,大家成天都在忙著幹農活,個個都在爲吃飽肚皮而發愁。一碗對現代人來說再普通不過,幾乎每天都能吃到的雞湯面,卻引起了我對以前美味碗面和健康生活的無限向往。

      那時的人們基本上都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環境沒有汙染,食物沒有農藥,吃的五谷雜糧營養豐富粗細搭配合理,加之大家成天都在體力勞動,身體經常得到鍛煉,因此體格健壯,身心康泰,吃飯飯香,喝水水甜。雖然平常吃不上白面,肉菜更是無從談起,但偶爾逢年過節也能吃上一頓香噴噴的雞湯面,舔舔嘴唇都是香的,甚至直到現在還回味無窮。

      最讓人留戀和難忘的就是一年中難得一見的雞肉蓋澆手擀面,如果遇到個比較閑暇的節假日,父母就想著爲我們改善一下生活解解饞。看著家裏養了好幾年的老母雞,成天在野外刨土吃著蟲子長大,父親選中了一只不再下蛋但卻吃得很肥的老母雞,一提溜起碼也得個十斤、八斤的,左手把雞頭從雞冠處對折,右手緊握菜刀,一刀下去,鮮血吱吱地往外吐著泡泡,等到把血放幹淨了,再拿開水把母雞一燙,細心地拔掉雞身上的每一根毛,然後再破膛取出內髒,再把雞肉剁成肉塊,反複不停地用水清洗,直到洗得幹幹淨淨。就這樣我一直半蹲著陪父親一起欣賞殺雞的整個過程,眼瞅著父親把那滿滿一盆黃澄澄、油津津的大塊雞肉端進了廚房。

      從父親抓住母雞的那一刻起,我的內心就充滿著無窮的幻想,那種非常期待的眼神,口水在嘴裏不停地翻騰的饞像,真是難以形容。母親把雞肉放上最好的香料炖爛,剔除骨頭,再用雙手撕成雞絲,配上土豆丁、白菜、西紅柿熬成肉湯,打開鍋蓋,清香撲鼻,那個香味呀,溢滿家裏的每一個角落,從鼻子一直香到心裏,現在想起來還意猶未盡。

      由于家裏人多,每個人每只碗裏也只能分到一小勺雞湯,一點一滴都顯得彌足珍貴。第一碗面往往不到兩分鍾,沒有嘗到啥滋味就見到碗底了;第二碗也容不得細嚼慢咽,三下五除二也就只剩下個空碗;第三碗面才是品嘗味道的最佳時機,輕輕地用筷子夾起幾根面,放在嘴裏細細回味,仔細地再喝上兩口碗中的雞湯,吸進嘴裏鼓起腮邦,來回攪動著舌頭,實實在在地被雞湯包圍著,再使勁往下一咽,鮮鮮的雞湯順著食管一直下滑,五髒六腑都爽心;還有最後碗裏盛下的幾根已經被剔除得非常幹淨的骨頭,也舍不得輕易扔掉,拿起來放到嘴裏不停地吸吸嗦嗦,直到骨頭上無一點肉粒,更無一滴湯料,才不得不放到餐桌上。

      就這樣也許是經年數月才能吃得上一次的香氣四溢的雞湯面,在那個饑不擇食的年代,確實是一種美輪美奂的回味,盡管當時並沒有吃夠,但這種香味卻成了我永生難忘的永恒記憶。現如今大家的生活都富裕了,成天都是雞鴨魚肉,頓頓都有蛋奶煲湯,高檔餐廳更是去過不少,山珍海味也品嘗了幾多,但就是吃不出來當年那種難以形容的香味了。是桌上的食物味道淡了還是現在的人口感沒了;是好吃的實在太多,人的味蕾被動物性脂肪迷惑了;抑或是食物的太過精細,人的“胃道”過于迂腐遲鈍。反正那些年的一只雞,一碗實實在在的雞湯面,是我今生最美最香的回憶。


      本文標題:一碗雞湯面的追憶

      本文鏈接:/content/329408.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