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2080年的來信

  • 作者: 蕭月皇子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8-07
  • 閱讀105669
  • 葉塵:

      我是在彌留之際,躺在病床上,爲你口述的這封信。因爲我知道你正深陷人生的最低谷。你懷疑、否定、痛恨自己,你質問當初放棄教師的工作轉而從事寫作,是否是明智的決定。

      你工作日寫作,周末給學生補課賺取微薄的收入。但赫然席卷的疫情給你當頭棒喝。沒有學生補課了,你的積蓄已花光,甚至交不起房租,你正焦頭爛額。

      也正是在這最困頓的半年裏,她降臨在你的生命裏,華麗卻不染纖塵。

      第一次約會,你甚至沒有錢換一雙像樣的皮鞋。你只能帶她吃最簡單的西餐,她卻說:“以後不用去餐廳,我喜歡你做的菜。”

      你買不起鑽戒,你拿著十塊錢的戒指向她表白,她卻搶在你說話前說我願意。

      情人節你給她送花,她說有你在就好,不用破費,自己也不是很喜歡花。可以前連烏龜都養不活的她,卻叫那含苞的玫瑰在窗台綻放!

      她家裏並不同意你們在一起,因爲你買不起房;你也曾勸她認真考慮,因爲跟著你會很苦。她還是那句:有你在就好。

      可你已經窘迫到連花呗都還不起。于是你開始給微信公衆號投稿。盡管你是那麽瞧不起那些標題爆炸,實則空洞無物的所謂文章。

      你的可塑性很强。杂志编辑要幽默讽刺,你立马可以幽默到辛辣;编辑要青春伤感,你立马写篇小說叫那帮小女生感动得顾影自怜、对镜湿妆。

      我可以告訴你你的未來,因爲我不希望那是你的未來。

      你還將繼續困頓三年。三年後你有了固定讀者,但也僅僅是不再爲生計發愁而已。五年後,你的作品登上暢銷書排行榜。接下來五年,你的書都位居年度暢銷前三。你聲名鵲起,門庭若市;你一字千金,前呼後擁。

      但你也失去了你的摯愛。爲了保證每年一本書的創作速度,你必須不斷尋求靈感,于是你決定周遊世界,你想去瑞士、丹麥、希臘、土耳其……。你在一座城市居住一年,就是一本書。你沒有想到她會離開。你不明白曾經那麽多的苦難都挺過來了,如今衣食無憂、寶馬香車,她爲何選擇離開。

      她走後,你強迫自己沈浸在創作之中,以忘卻胸口陣陣碎裂的創痛。多年後,你娶了一位女明星,或許是不想一個人孤零零地面對生活吧。她在17歲拍了一部電影小有名氣後,很快過氣,而你那時正當紅,于是郎有情妾有意。

      那之后她几乎参演了你的小說改编的每一部电影,却仍摆脱不掉花瓶的标签。她主演《莫斯科的夜晚》,这部电影却让女二号大火。后来她参演了你最后一部电影,导演却只愿让她担任女三号,电影上映后也是反响平平。于是她离开了你。

      你並不悲傷,你知道終歸會走到這一步。

      你們有一個女兒,叫葉岚,離婚後,女兒由你撫養。

      葉岚大學志願填的法律,因爲那個時候,律師幾乎成了中國最賺錢的職業。我問她:“你是真的喜歡法學嗎?”她回答:“無所謂喜不喜歡,職業而已。”

      我對她說,如果你選擇一個並不熱愛的職業,那麽你工作起來會感覺枯燥煩悶,你會不開心。等你結束你的職業生涯,你會發現,你一生都在做你不喜歡的事,而所謂的高回報,只是抵償你工作中的乏味。

      她最終選擇了師範專業,畢業後做了幼兒園老師,這在我意料之中,因爲她總喜歡跟親戚家的小孩玩。她現在是校長,薪水仍然比不上律師的平均收入,但她過得很開心,我也替她開心。

      葉塵,你一生愛過兩個女人,一個是文靜,一個是文學。這兩個,你都辜負了。文靜只是想要一個家,不用很大,不用很富裕,但一定得是個安安穩穩的家。多年以後我才明白,一個人可以周遊世界,可以四處漂泊,但漂泊是爲了不再漂泊,是爲了走到一座城,然後對自己說:“我決定了,就是這裏,我要在這裏給自己一個家。”

      可是我終歸沒有家,我辜負了一個人。

      你也辜負了文學。她是你心底的聖潔,你是那麽愛她,可你卻讓她淪爲賺錢的工具。你給微信公衆號投稿,寫那些自己都瞧不上的東西。根據你寫的劇本拍的電影《異國垂綸》本來第二部就可以結局了。但投資方看到你的劇本大吃一驚:那麽賣座的電影怎麽可以這麽早結局?于是你強撐著又寫了三部。第四部時,已經不如先前賣座了,但粉絲還是原意爲你掏腰包,只爲了那份情懷。電影投資方看這個系列即使再拍也敷衍不下去了,于是趕緊又拍了一部,榨幹了這個系列最後一分錢。當然你也獲得了豐厚的報酬。

      可是回過頭來,我發現我的書雖然暢銷,卻從未獲得大獎。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評委不理會這些媚俗的玩意兒。而我的書也僅僅暢銷了五年,之後便是瘦死的駱駝了。又過了五年,讀者有了新寵,沒有人再提起我的名字。

      我的身體狀況你是知道的。你在電腦前寫作一個小時,脖子就酸痛非常。你不得不在寫作以外的幾乎全部時間都躺在床上,你經常身心疲憊,卻總是徹夜難眠。可你才23歲。40歲過後,你的身體雪上加霜,不得不停止寫作。過度用眼和勞累,你已經看不清書上的字了。

      再過幾個星期我就84歲了。四年前我被檢查出肝癌晚期。醫生切除了我的癌變器官,我再也不能下床了。我甚至動彈不得,我只能張張嘴、眨眨眼。

      葉岚給我請了個保姆,可她還是不放心,辭了工作同保姆一起照顧我。我不想拖累她,一次醫生來家裏給我檢查身體,我偷偷告訴他,我想安樂死。醫生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葉岚。

      那是我見過葉岚哭得最長久的一次。我才真正明白我死了,對她意味著什麽。之後便不再提死的事,某一天,我告訴葉岚我想寫一本書,我不能打字,你幫我好不好?現在想來,那麽多年,我還從沒有爲自己寫過一本書呢。我的書是寫給讀者看的,他們喜歡。

      我寫下了我的一生:《葉落雨歇》。後來聽女兒說,我獲得了茅盾文學獎。我猜到是她給我申請的提名,可我沒有去拿獎,因爲我不能下床。在《葉落雨歇》裏,我沒有跟文靜分手,我寫下我理想的一生,讀者聞之感動,只有我自己,在看過以後,淚流滿面。

      現在,屋外圍了很多記者。我沒有讓他們進來,我不想回答他們的問題,因爲我意識到自己可能撐不過今晚,我必須抓緊時間做真正重要的事,于是我念出了這封信,給2020年的你。

      當你愛她的時候,你會說“我們分隔異地,但我愛她”,當你不愛她的時候,你會說“我愛她,但我不想異地戀”;當你愛她的時候,你會說“我們總是吵架,但我愛她”,當你不愛她的時候,你會說:“我愛她,可她總跟我吵架”;當你愛她的時候,你會說“我想周遊世界,但我愛她”,當你不愛她的時候,你會說“我愛她,但我喜歡流浪”。現在我老了,當我總結自己的一生,我只能說:我這一生!我不能握著心愛的人的手,說:我們這一生!每個人的一生都有一次機會,但也只有一次。文靜是個好女孩,不要丟下她。

      文學的路荊棘叢生,你赤腳行走其上,你被割破了皮,起了水泡,你強忍住疼痛,卻在碰到鋒利的石頭後,鮮血直流。但我了解你,你不會放棄的,對吧?既然選擇了崎岖的那條路,就行走下去,哪怕孤獨。不要去寫那些華麗的辭藻、媚俗的情節;你的每一個字,都要爲自己而寫。

      每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爲什麽不爲自己而活?爲什麽要別人來告訴你什麽行業賺錢,什麽樣的文章賣座?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意義,出將入相是他的意義,三寸筆頭是你的意義。

      我即將離開這紛紛擾擾、或悲或喜的人間。俗言道,生之前、死之後,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挂。可在生之後、死之前,則唯有牽挂,才算活過。你牽挂一生也不願放棄的,就是你這一生的意義!

      我去了,望你在人間痛快地走這一遭,當死亡來臨的那一刻,你能說:此生無悔!

      ——葉塵

      2080年8月6日

      本文標題:2080年的來信

      本文鏈接:/content/329148.html

      • 評論
      2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