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兩字”天書《平安經》出,民意不平,人心難安

  • 作者: 黃忠晶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31
  • 閱讀126593
  •   现在稀奇古怪的事情天天有,而且人咬狗这样的事情都不稀奇了,然而这本《平安经》的出笼还是大大超出我的想象力。该书满篇都是“ xx 平安”,而这“xx”似乎无所不包。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本书吗?我怎么看都像是鬼画桃符,是一扎装订起来的道士“驱邪”符咒。我原以为,这肯定是哪个江湖骗子拿来唬人的东西;结果一看该书作者的履历,吓了我一大跳:贺电,法学博士、书法文献学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一级警监,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历任吉林省委组织部、省委办公厅、省公安厅处长,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校长,吉林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吉林警察学院党委书记,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等职。失敬失敬,这等文武双全的大人物,岂是我辈小民能够妄加評論的?但心里还是有些纳闷:这位贺博导副厅长读书读到博士,还教博士,莫非只会“平安”两个字?尽管很精辟(注意,不要读成屁精),两个字也太少了点吧?

      尽管很怕得罪了官老爷,我还是想弱弱地问一声贺大人,你真的觉得这样东西可以称之为“书”吗?它言之有物吗?除了浪费印刷用纸,它还有别的用处吗?贺电(注意,不是别人为这本书的出版发来的贺电,而是该书作者之名——看这名字起的,干脆还是叫他贺大人吧!)在关于该书的研讨会上表示,“本书旨在反映时代呼声,服务社会大局,回应公众期待,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知识体系,同时也表达了自己职业情怀。”这种自吹自擂也算是到家了;不过一篇吹捧它的文章说得更为具体:“官员閱讀此书,领悟初心使命。学者閱讀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閱讀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閱讀此书,安享世间太平。”好家伙,一本“两字”天书竟有如此之威力,那除非它是魔咒,不对,应该是神咒。这就进入了神幻世界,非我辈小民所能领悟的。《吉林日版》的报道文章说:“本书是以‘经’为载体,以歌诀、歌文形式撰写的平安颂歌。书稿内容丰富,包罗万象,亦可作为一部小百科词典,方便读者查阅相关知识。”这一吹捧,怎么看都像是给赤身裸体的皇帝罩上一层子虚乌有的新衣:明明通篇只有“平安”二字,却说什么内容丰富,包罗万象,包含百科的知识。该记者要怎样的昧着良心,才能说得出这样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的话来!

      賀大人把這樣的貨色拿出來欺世盜名,他自己恐怕也不會相信這本“兩字”天書真的有如此保萬方平安的威力,但他以爲老百姓是好愚弄的,讀他書的人都是白癡,而他可以籍此出名獲利,升官發財。但賀大人是否太低估小老百姓的智商了?也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吧?

      我一度懷疑,這樣的東西有哪家出版機構會出版?但據報道說,該書是由群衆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聯合出版。好家夥,兩大國家級出版社,特別是人民出版社,那就是圖書出版界的老大。然而接著就有人民出版社發表聲明:該社從未出版《平安經》一書。這就狠狠地打了賀大人一記耳光,以至于有人懷疑《平安經》是一非法出版物。據我猜想,“非法出版物”似乎不太可能,賀大人即使再貪財求名,總不至于以這樣愚蠢的方式來操作。以他的身份和人脈,在群衆出版社那裏弄一個書號,應該不是什麽難事;要知道,群衆出版社可是直屬公安部的國家級出版社啊!至于群衆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之間是怎麽回事,神仙打架,我們這些凡人就搞不清楚了。

      不過讓我感興趣的是,那個或那些批准這本書出版的人是怎樣想的。他難道不知道這個事情的荒謬絕倫嗎?他難道不清楚這本“書”的毫無價值嗎?然而他卻批准了出版,一個人得多沒有底線,才做得出這樣的事情來?我想,這裏不外乎是一場“兩字”天書作者和出版社的人之間的利益交易。你知道這書的定價是多少?299元。也許賀大人和出版社都在做著美夢,讓那些渴望“安享世間太平”的民衆都來購買此書,那該發多大一筆財!要知道,那至少是六億人。不過他們忘了一點,這樣的民衆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買了你的書,他這個月就要餓肚子了。一方面是利用“兩字”天書大肆斂財,另一方面是廣大低收入民衆就業困難,日子難過。這樣的強烈反差只會導致民意不平,人心難安,哪來的賀大人鼓吹的一切“平安”?毫無疑問,《平安經》的出版,是中國出版界最大的獨一無二的醜聞,所有的出版人都爲此蒙羞!

      而且有了賀大人這檔子事,所有的博士都爲此蒙羞,所有的教授都爲此蒙羞,所有的博導都爲此蒙羞,所有的一級警監都爲此蒙羞,所有的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都爲此蒙羞,所有的處長都爲此蒙羞,所有的校長都爲此蒙羞,所有的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都爲此蒙羞,所有的公安廳副廳長都爲此蒙羞,所有的學院黨委書記都爲此蒙羞,所有的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廳長都爲此蒙羞;所有的中國人都爲此蒙羞;他們羞于與這樣的人爲伍。我這樣說的時候,似乎也被賀大人的“兩字”書所蠱惑了,竟反複用了“蒙羞”兩字,真是近朱者赤!不過我這樣做並不是爲了讓文章多幾個字,而是因爲賀大人那些可敬的頭銜實在太多太多。我在想,這些耀眼的光環,他是通過怎樣的手段獲得的?莫非僅憑“平安”二字就可以通吃一切?

      賀大人行事之荒謬絕倫,人格之卑劣無恥,大概只有兩個人可以相比:一個是汶川大地震時,高歌“縱做鬼,也幸福“的山東省作協副主席、《山東文學》主編王兆山。另一個是武漢大疫時,狂呼:“爲防止武漢的疫情蔓延,我阻止了一個地上的湖北佬來我家過年的想法;還像伊朗擔心無人機一樣,隨時仰望天空,看是否有九頭鳥飛過。”他就是彜良縣文聯主席、昭通市作協副主席陳衍強。前者的這首詞只是發表在一家晚報上,後者的這首詩,也只是被一家公號推出,其影響都不足以跟賀大人的這本“兩字”天書相比。不過他們有一點是相同的:都將被牢牢地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

      【作者简介 作者:黃忠晶,江南大学研究员、教授,古榕樹下原创文学网站注册会员,个人微信公众号:由心品人生。】

      本文標題:“兩字”天書《平安經》出,民意不平,人心難安

      本文鏈接:/content/328910.html

      • 評論
      4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