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節日征文清明節
文章內容頁

一件憾事

  • 作者: 竹樓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7-31
  • 閱讀128621
  •   去年清明,我和妻子隨家人到銅陵順安鄉下給父親掃墓。鄉下的春天,氣候格外老好。坐在鄉下叔叔家不大的院落裏,鄉親們用上好的茶水、茶葉蛋款待遠道而來的我們,讓我終身難忘。臨走的時候,還要讓我們帶些家鄉的土特産,如雞蛋、蔬菜等等,他們把土特産直往車的後備箱塞去。

      父親生于1930年,當兵立過功,擔任班長,退伍回到地方,先在看守所當民警(父親的老戰友唐老爺子回憶),後來被政府安排到房産維修隊當管理員(就這維修隊管理員,由當時的銅陵特區政府下發的打印的十六開發黃的鉛字文,我小時候看到的,還帶有油墨味),父親最高職務爲房産局房産科科長。

      那时候人们住的都是平房,父親对家家户户如数家珍,只要说出某人,他就知道此人住在哪儿,多少栋多少号,人家住多大的房子,人称“老房管”。老房管公而忘私,从不为自己着想,分到手的楼房却让给他人,分到手的自行车让给同事,直至他去世前仍然住在平房里。为此,我曾以《老房管》为题写过父親,發表于《中国社会报》等媒体。

      父親于1986年因病去世,迄今己有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來,記憶中,我給父親掃墓的次數並不多,實在屬于那種不孝之子,愧對于父親。

      父親的墓就在山腳下,這裏除了父親的墳外,爺爺奶奶,還有嬸嬸的墳都在那兒。墳前有一個池塘,池塘周圍滿是菜地,我下放的時候在那裏種過“人生”上的蔬菜,這裏是一塊極好的風水寶地。

      站在山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祖房,黑磚黛瓦的祖房曆經風風雨雨,雖然幾經翻修依然變了樣,但無論怎樣變化,仍然是它的縮影。我和姐姐在這祖房裏出生,它成了我們的記憶。

      掃墓結束後,爲答謝鄉下的長輩,午間,我們把長輩們接到鎮上酒店暢飲。一桌子上坐的都是爸爸媽媽兩大家的弟兄姐妹。那天,大叔叔小叔叔、大舅舅及舅母、兩個姨娘及她們的一個兒子,只要在家能走路能活動的都來了。當時我留意了母親,母親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微笑。

      有人不僅要問,時間那麽緊張,怎麽能請到爸爸媽媽兩大家的兄弟姐妹?請看下來。父親的家在王村,站在王村村口就能看到鮑村,我媽的家。王村與鮑村之間不足兩公裏路的樣子。所以兩村走動也很方便。下放時,我就住在王村,每次回到城裏,都要經過鮑村,上那裏的舅舅姨娘家坐坐。回到鄉下時還要經過鮑村,到姨娘家吃口飯或住上一夜。

      酒足飯飽後,鄉下的大叔叔來到我跟前,他撫摸我的後腦勺,老淚縱橫地說:建設,明年就是你爸爸誕辰九十周年,清明的時候,你們要回來看看爸爸。叔叔話音剛落,我握住他那長滿老繭的手說:我一定回來。看上去,大叔叔對父親仍有深深地懷念之情。

      天有風雲不測。轉眼到了2020年的清明,又是祭掃墓地的時候,我沒有忘記大叔叔的話,很想回到鄉下給父親掃墓,紀念父親誕辰九十周年。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橫行天下,全球都在抗擊新型病毒肺炎,爲做好自我防控,我與遠方親人商量,決定不回安徽,待在上海,等到形勢好轉後再回去,很快得到家人的理解,他們說:無論什麽地方,現在還不是走動串門的時候,你就安心留在上海吧。他們表示,爲配合防控,不到鄉下掃墓,請鄉下親戚代爲掃墓。對于家人的理解,我無言以對。

      百善孝爲先。現實生活中以實際行诠釋孝道的人還是很多的。如今一想起這事,深感遺憾,對不住父親,父親爲他的五個兒女沒少吃過苦,受過累,深深地懷念父親。謹以此文紀念父親誕辰九十周年。

      本文標題:一件憾事

      本文鏈接:/content/328884.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热点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