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文学小說武侠小說
文章內容頁

夺宝录(第一章 棒藏绝密)

  • 作者: 野路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5-16
  • 閱讀153491
  •   陽春三月,草長莺飛。江蘇通州城內,人群熙攘。

      城中,一家酒館甚是熱鬧。門口赫然寫有“飄香酒樓”四個大字。大字似用粗黑毛筆而寫,又似以黑色針線所縫。時而戰旗般在風中飄揚,時而乖順直垂。

      一個坨子在門口踟躇半晌,吃力的擡頭仰望了四大字。右手所握拄拐全然以棉布包裹,甚是奇怪。駝子伸出滿是泥巴與髒汗的左手掌,似是要找件物什擦拭幹淨,不料卻往臉上一抹,劃了個圈,將著把頭發倒捋了幾撮。頓了頓手中拄拐緩緩走向店內。

      迎面疾步走來一個店小二模樣打扮的枯瘦男子。厲聲喝道:“臭要飯的,出去、出去”。見駝子全然無轉身之意,只見店小二撸起衣袖,雙掌猛推將過來。駝子右手頓緊了一下,待雙掌抵達雙肩時,兀自巋然不動。左手已然從衣袋掏出十兩白銀。明晃晃地,驚呆剛才出掌之人。

      櫃台前有人嬌滴滴喝道:“喲,來著皆客,快快請進!”駝子斜望去,一個身著紅裙的風韻美婦輕擺腰肢,軟步而來。至駝子跟前,又指著適才那男子罵道:“你這小賊,是不是眼瞎了,愣著作甚,好酒好菜伺候好喽。”

      枯瘦男子低著頭連聲道:“是是是,這便去。”碎步進了廚房。

      那美婦以綢巾輕掩口鼻,轉身對駝子道:“你請!”說完便走回櫃台,拿起賬本,撥弄起算盤。

      駝子跨了幾小步,便在最外桌靠門邊坐定。心自暗忖道:“若我這身臭味驚擾了他人,恐錯失機會!還是坐外面妥當。”頃刻,那枯瘦男子便上來一壺竹葉青,約摸半斤重。一碟花生、一盤切豬蹄。

      駝子抓住男子手腕,嗓音沙啞道:“你這什麽酒館,也不問問客人要什麽。看看後桌,與我一樣上來。”男子手腕被抓得生疼,加之適才一頓數落,豈敢怠慢。

      駝子把頭埋得更深,前額幾欲碰至桌面。雙眼卻在髒臉之下出奇有神,泛著寒光,直勾勾盯著一處。此時,駝子心無旁骛,專心聽著後桌四人談話。四方桌上三人配長劍,一人赤手空拳。全部身著黑衣,長筒黑靴。瞧不出何門何派。

      赤手空拳的壯漢吃酒性起,一只腳已然弓踏在長木凳之上。邊用手啄花生粒邊洋洋自得道:“若是得了這份秘密,哥幾個以後可就有享不盡的榮華了,那豈不是比神仙還快活,哈哈哈。”

      西面瘦猴模樣的漢子拉了拉壯漢的衣角。怯聲道:“你可小聲爲妙,別招惹殺身之禍。”壯漢怒喝道:“怕什麽,誰敢得罪我們天龍幫?”坐于東面的中年男人,捋了捋胡須,悠聲道:“你若再亂喊,我必定捏碎你的喉嚨。”

      聲音甚小,壯漢聽了卻如五雷貫耳。瞪了幾眼中年男人便默不作聲,只將臉扭向一旁。

      駝子正聽得入神。菜便一一上齊。一盤板鴨,一碟南京香肚,一壺雨花茶。駝子暗忖:“難道天龍幫也來到此地?”

      這四人應該就是天龍四獸不假,中年漢子便是副幫主玉須龍耿長青,壯漢便是飛天龍程大牛,瘦子便是九靈龍佛靈子,不說話的少年便是入地龍慕容少。

      酒過幾杯,駝子已是微醉。身子發熱,粗氣難呼,有想大睡一覺之意。桌上杯盤狼藉,到這酒館雖是探不得任何線索,可這餐真是大快朵頤,也算不虛此行。駝子把髒手伸進胸前口袋,估摸是要找錢付賬。幾欲起身,直聽門外笑聲甚是詭異。細聽之下更覺幾人內功不俗。聲音越來越近,似是向酒館內走來。駝子酒便醒了三分。

      接著便走進五人來。只見爲首的是個大頭漢子,約摸三十來歲。滿臉的絡腮胡,身材不足五尺。脖頸挂有一對流星錘,兩錘之間以鐵鏈相系。駝子仔細打量一番,只見矮壯漢著長袍,瘦高個著短裳,短褲。配長劍。僅有一女人裝扮還算正常。一身青衣,面容姣好。

      駝子卻不識得此行之人。隨即,那店小二迎了上來,道:“幾位爺,座位已滿,要不。……稍等片刻?”說話間便將目光投向駝子。

      此時駝子已了然無起身之意。只見五人中八字胡,瘦高個著短服的漢子對著店小二衣襟一抓,將其拖至跟前,道:“這叫花獨占一桌作什麽,快快趕了出去。”大頭漢子抓住高個手腕,便將之從店小二身上移開。裂開嘴,露出滿嘴黃牙,道:“小二哥說的對,我等稍待片刻,請將最好的酒菜准備妥當。”店小二轉過身,嘀咕道:“今日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大頭漢子倏地收住笑容,信步走到駝子對面坐下。直勾勾地盯著駝子。頃刻便又露出適才的笑容,似是要告訴別人,又似自語道:“乞丐不在大街上討飯,卻在酒館快活。”頓了頓又道:“適才我五人以內功說話,甚是奇怪對嗎?哦,對了,進來之時你似乎對我五人甚感興趣,你應該聽得懂我五人是故意使用內功的吧?。給大頭魚爺爺說說,在想什麽呢?”

      駝子一言不發,只將身旁的拄拐緊緊握在手中。二人對峙片刻,只見那青衣女子將雙手抱在胸前,以一副不屑的樣子斜著頭盯著駝子。嘴角一邊上仰,樣子邪惡,後衣領還別有一把扇子。

      五人之中有一個少年,約摸十五六歲,不住地東看西瞧,喉嚨裏發出吞咽唾液之聲。一首握著刀柄,一手在肚子前劃圈。想必是餓極了。還有一個綠發老翁。手持拄拐,雙眼微閉,似是養息。做出周遭一切與他何幹的樣子。

      半晌,那女子似是耐性不住。仍是雙手抱與胸前,大步走至大頭漢子身旁,俯下身子,以手掌遮掩嘴唇,在漢子耳邊悄悄說了些許話。聽了女子之言,漢子大笑道:“哈哈哈,駝子老乞丐,我這俊妹子想借你手中棍棒一瞧,可否?”

      駝子無片語。只將拄拐緊握于手。

      高個短服漢子見駝子甚是硬氣,拔出長劍。劍尖直指駝子咽喉。怒道:“老乞丐,我大哥借你爛棍子一瞧,爲何這般小氣,快快交出。”見駝子巋然不動。又道:“今日便結果了你這厮。”話完,漢子手腕向內翻轉,劍便朝駝子咽喉斜刺將過去。

      “當。”只此一聲。高個漢子手中長劍便在眨眼間改變了方向。前方無任何阻擋之物,長劍便撲了個空。只見那漢子撲在四方桌之上,“哎喲”一聲,硬生生摔了個狗吃屎。甚是狼狽。

      店老板與店小二已然不知躲向何處。其余客人四下逃散。後桌四人紋絲未動。只見後桌程大牛一口烈酒噴將出來,笑得前仰後合。擊落長劍的是躺落在地上的一枝梅花竹筷。擲筷之人正是耿長青。

      倏地兩方齊刷刷的亮出兵器,猛見那空拳漢子程大牛腰間別有兩把短刀,已然握于雙手。收起笑容,面露凶相。唯有駝子坐如鍾,綠發老翁半閉雙目。

      高個短衣漢子怒喝道:“誰使的暗器,給老子站出來,他娘的縮頭爛人。”

      程大牛猛將桌子劈爲兩半,道:“說誰?敢不敢吃我兩刀?”佛靈子此刻卻嬉皮道:“有人看到暗器了嗎?我怎只看到一只筷子便將有些人打個狗吃屎。嘻嘻嘻。”

      高個漢子聞此一言,更覺羞愧難當。以一招“笑劍奪命”直刺向佛靈子。這一劍招看似無奇,巧妙之處卻是在中途變幻成旋渦之勢,力道詭異迅猛。大頭漢子喝道:“老二。”欲將高個漢子喝住,卻已晚矣。

      電光火石之間,程大牛大喝一聲道:“我來。”雙刀合成十字,似一把大剪刀,側身,將高個漢子長劍吃力的從“剪刀口”格開來。一劍不中,高個漢子緊接一招“海棠一夜開”,劍身垂直于小腹,劍尖向外。陀螺似的旋轉起來,手掌不停地交替握劍柄。好似耍棍高手,劍劍密不透風。耿長青心驚道:“不好,此人招數甚是古怪,若以硬頂硬,只恐兩敗俱傷。”

      霎時間,耿長青抽出手中長劍,以一招“萬佛歸宗”咣咣咣數十劍,將漢子劍勢卸下開來。高個漢子收勢不住,在原地徒轉三個圈方站穩腳跟。見此情景,其余四人已是按捺不住,欲一擁而上。耿長青忙將右手掌向空中一擲,道:“且慢。”四人頓時刹住腳步。且看耿長青有何話講。

      綠發老翁搶先開口道:“是你使的暗器?”耿長青雙手施禮道:“不知五位何故欺負一個乞丐?”女子還話道:“若如這駝子真是一個乞丐,我五人無理由找他麻煩,只是,他並非乞丐。”

      慕容少盯著駝子卻似在問女子,道:“此話如何說起?”

      女子自信道:“第一,正如適才所說,乞丐一般不會大剌剌的在酒館大魚大肉。第二,你看這坨子對于適才發生的一切好不驚慌。”慕容少道:“丐幫之中高手並不少見。這便可否定你的第一個說法。第二,難說這坨子是打家劫舍得來的錢財,或是哪家財主樂善好施,恰巧被他遇到。這便可否定你說的第二條。”慕容少頓了頓又道:“若照我所假設,並不能說明他一定不是乞丐,恐怕五位想說的是這第三點吧,如不便道出,就讓我慕容少代你們講吧。”

      大頭漢子先是一愕,隨即挑笑道:“原來閣下就是天龍教教主慕容天龍的兒子,大名鼎鼎的慕容少吧。”

      慕容少道:“好說了,五位想必便是西湖五水怪吧。”駝子聞此言,心頭微微震了一下,頭稍側向左邊。再次將五人掃視一番。

      慕容少指著大頭漢子道:“你便是大頭魚畢閻羅。”轉向高個漢子道:“你便是濕泥鳅徐二,至于這綠發老頭便是金池龜黃丁。”又指著擺弄扇子的女子笑道:“這美人想必便是水蛇婆娑羅啦,至于這孩子嘛,定是無尾蜥蜴石娃子喽!”

      少年嘻嘻笑道:“沒曾想,我們五怪在江湖上竟這般有名。”

      佛靈子哈哈一笑道:“確實有名,不過是臭名遠揚罷了!”

      徐二怒道:“天龍教號稱天下第一大邪教,不知是誰的名氣更臭?”婆娑羅將扇子呼的打開,只見白色扇面赫然畫有一條水蛇。她輕悠悠道:“二哥,這猴子說的很對,我們五怪是臭名遠播,不過我們盜的是不義之財,殺的是不義之人,不像人家這麽大幫派,巧取豪奪,無惡不作。”

      耿長青將劍放回劍鞘,語氣稍作平和道:“諸位少做口舌之爭,說吧,如何才能交出這駝子?”

      駝子心生奇怪,兩幫賊人爲何對他如此感興趣。當下便不做任何話說,只待一旁觀察。

      綠發老翁道:“不知閣下是天龍教哪一位?”眼睛盯著耿長青。

      耿長青雙手施禮道:“在下天龍教耿長青,這位壯漢喚作程大牛,旁邊這位便是我教佛靈子。”

      綠發老翁將手中拄杖頓了頓,左手捋了捋長須道:“原來是副幫主親蹚這趟渾水。雖然貴幫幫主武功甚是了得,門下弟子衆多,不過我們西湖五怪未曾怕過何人。今天也是志在必得,還望副幫主能退一步。”

      耿長青仰天笑道:“對極了,我天龍幫也是志在必得,今日就算我退一步,只怕我旁邊這三位也將進兩步。”

      畢閻羅道:“那就是無話可講喽。看來今日一戰在所難免。”

      程大牛道:“如此甚好,那就痛快戰他個三百回合。”

      婆娑羅緊接道:“混戰可不是個辦法,待我們結束,恐怕這駝子都餓死了。不如一對一,你們四人,我們五人,只許派我方一人看著這駝子便可,怎樣,耿副幫主?”

      只見耿長青臉有遲疑之色。石娃子便幫腔道:“堂堂天龍幫,還是副幫主,我們是不想人說以多欺少,難不成你怕我們將駝子虜去?”

      慕容少哈哈一聲笑道:“誰怕你們這些妖怪了,老頭你說,怎個比法?”。

      綠發老翁遲疑片刻道:“如此甚是簡單,使我家這娃兒看守這駝子,剩余八人一對一比試,點到爲止,贏三場者爲勝。若出現二對二平,再做計較不遲。”

      耿長青道:“如此也好,待我們安排戰術。”說罷,四人便圍做一團。耿長青細聲道:“先試探他們武功如何,若有把握取勝,便直接結果了五怪小命,如若不敵,亦可找個台階,下得面來。”

      這邊,畢閻羅小聲耳語道:“石娃子,你看好這駝子,若我四人贏不下來,你便趁機將駝子帶走,最重要的是將棍棒搶走。”

      語畢。雙方已然面對相立。

      只見程大牛一馬當先,四人中跨步而出。大聲喝道:“誰來吃我雙刀?”徐二幾欲搶步而上,不料卻被畢閻羅伸臂擋住。盯著程大牛狠狠道:“讓我來。”

      五怪使的便是田忌賽馬的方法。雖不知對手底細,且勝兩局便是極好的,最重要的是石娃子把棒搶到手。

      只聽嗖嗖兩聲,程大牛雙刀已劈至畢閻羅胸前。畢閻羅只將兩個大錘向兩邊猛拉,中間鐵鏈橫迎這兩刀。不料這大牛看似笨拙,出道速度卻甚快,力道剛烈,直逼得畢閻羅嚓嚓後退數步,斜將著身子,後腳跟頂住門檻方才站穩。短刀所砍鐵鏈之處已然缺了數個口子。未及細看,數刀又變幻成左右開弓之勢,兩刀似輪盤成旋渦之勢直逼畢閻羅至門外。此時,畢閻羅手早已握至錘柄,兩錘刺剌剌直迎向變幻莫測兩刀。衆人驚呼,啊了一聲,只聽數聲交鋒之聲彙成咣——的一聲,二人便一動未動杵在原地。四眼交彙,甚是凶惡。

      且看程大牛,萬萬未曾想畢閻羅會以此笨拙招式來抵擋他這一刀“飛天旋刀。”此時已是雙膀散架使不出半點力道。這種兩敗俱傷的打法已然使畢閻羅損肺傷肝。雙手似篩糠,兩只流星錘不停地細密晃動。事已至此,畢閻羅暗忖:“作爲五怪之首,且不能輸了這首戰,再者說,這麽點時間空隙也不足以石娃子逃走。”

      轉念間,畢閻羅封住中脘、關元兩處大穴,將流星錘抛至半空,雙手在空中迎至鐵鏈中央,一聲大喝,旋轉起雙錘,直擊程大牛頭顱。

      天龍幫四人更是大吃一驚。

      佛靈子來不及多想,長劍挺出,只聽當的一聲,雙垂被擊落于地。畢閻羅噗嗤一聲,鮮血自胸口湧出,地上灑了一灘。

      黃丁以一招“空踩雲”躍至畢閻羅跟前,左手攙住畢閻羅,右手以駐杖格開長劍。

      石娃子驚得從凳子上跳了起來。五怪其余二人欲上前拼命。只見黃丁伸出右臂一檔,二人站定。接著便將畢閻羅扶至一旁。

      綠發老翁,看似枯朽,聲卻如洪鍾,道:“堂堂天龍幫,只會些背後捅刀的下三濫。”

      耿長青道:“不是說好點到爲止麽?大頭魚這是以命相博。是或不是?”婆娑羅接道:“勝負未分,怎能不以命相博?”

      佛靈子道:“罷了,罷了,此戰算你們勝,接下來由誰接我手中長劍?”黃丁道:“老朽平生最樂意耍猴,讓老朽來收服你這只野猴罷。”

      佛靈力倒也不氣,道:“枯老頭,只怕手上功夫沒嘴上功夫厲害。”話落,一招“斜上刺”的起手式已然完成。黃丁卻是一動未動,雙眼微閉。

      “看招!”佛靈子一劍挺出,黃丁只一側身,快速以拄拐格開。佛靈子回身一招“靈猴展翅”劍掃而來。未想,黃丁一招“空踩雲”移形換影術比適才更是詭異。身形一換,便躲開這數劍,只以杖尾在佛靈子腎俞穴一點。靈猴便呆若木雞。

      黃丁緩緩轉頭回去。望向耿長青道:“耿副幫主,這一戰如何?”

      第二戰勝負已然明了。耿長青與慕容少只面面相觑。

      慕容少脫掉黑衣,一身白衣亮于眼前,白劍挺于胸前。玉面少年,風度翩翩。緩緩上步,面無表情,道:“還剩三怪,誰來?”

      此時婆娑羅自是洋洋得意。兀自將手中扇子刷地打開,在胸前呼呼的扇了起來。細看之下,這女子不過二十歲出頭,面容甚是姣好。只因生在五怪之中,滿身邪氣。

      她便上前一步,呵呵道:“你這娃甚是俊俏,纖弱弱的,不知能否勝得了我這個姑娘家家?”說話間,慕容少已使出第一式。當的一聲,婆娑羅手腕下翻,扇子展開,擋住了劍尖。慕容少抽劍,挑劍,刺出。每招每式似斷非斷,綿綿不絕。

      婆娑羅只管拆招,未及進招。口頭卻是念念有詞:“你這大少爺,人長得俊美,劍招也這麽妩媚,啊哈哈哈。”

      她自然不知這劍法,黃丁卻暗忖道:“這便是天龍教掌門慕容天龍上乘絕學太極劍是也,只是這小子未成火候,否則婆娑羅不出三招定敗下陣來。”

      衆人只顧看這一對俊男靓女酣戰數十回合,卻分不出個高低來。

      石娃子瞧著駝子半天一動未動,暗自以爲他是被嚇傻了。伸手便欲奪取棉布所包裹之棍。誰料那駝子趁機伸出一掌將其打昏,攬入懷中。頃刻便無蹤影。

      衆人未及反應,耿長青大喝:“住手!駝子溜了!”衆人齊刷刷向門口望過去,天龍教四人只覺心頭一驚。四怪卻是滿心歡喜,以爲石娃子業已得逞。

      耿長青指向程大牛道:“佛靈子你送大牛到客棧,找郎中醫治。”轉頭對慕容少道:“走,追!”二人瞬間追出酒館。五怪這邊徐二留下來照顧畢閻羅,順帶看住佛靈子與程大牛。黃丁與婆娑羅只管追將出去。

      聽得外面沒了動靜,店中婦人與店小二皆探出頭來觀望。見惡人走散,二人便大步走了出來。

      婦人口中不停罵道:“奶奶的,奶奶的……”

      本文標題:夺宝录(第一章 棒藏绝密)

      本文鏈接:/content/326249.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