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感恩母親

  • 作者: 健康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9
  • 閱讀125014
  • 感恩母親

      【母親的手】

      活在世上二十九年,從來沒有注意到母親的手。直至看到一節目,最後的環節:只要兒女牽對了母親的手,那就可以贏大獎,實現跟母親一起旅遊的願望。是呀,如果我和母親同時上節目,能牽對母親的手嗎?

      母親平時愛勞動,愛做衣服,愛包粽子。我想母親的手應該是一雙靈巧的手吧。拖地時,母親絕不留死角,地拖在水桶上一擰,水“滴答,滴答”地整齊落在桶底。雙手一前一後,抓准地拖的位置,地拖就在在地上來回摩挲著。平時,如果是我拖地,使的是重勁,蠻勁,而母親,使的是巧勁,這麽大的房子,母親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母親從小看著外婆插秧、織布、裁剪脫衣服,于是外婆所有的本事母親都能心領神會。外婆從來沒有教過母親什麽技巧,可是母親一看就會。一粒扣子,在母親的手中能迅速的恰到好處的縫在衣服最正確的位置;一件衣服,母親做好紙模板,在布料上用粉筆一畫,不出半個小時,衣服的形狀就出來了。一把破爛的舊雨傘,母親稍微動了一下腦筋,馬上就能做出一個十分有特色的袋子。

      粽子是母親的最愛。現在,城裏人都不怎麽包粽子,閑它麻煩,一般都到市場上買,母親則不同,每年每隔幾個月就要包一次粽子。其實,這是挺花時間的活。母親要到市場上挑選飽滿新鮮的綠豆,浸泡,搓皮,去皮;買半肥瘦的五花肉,洗好,切好,再用油、鹽、醬油、五香粉淹一天;要泡兩種大米,一種是糯米,一種是大米;買粽葉、粽滕,煮沸消毒,晾幹,再用水洗一遍;准備好鹹蛋黃、蝦米、冬菇。包的時候,一般要用四五條粽葉,折疊成鬥形的時候,轉角處要十分小心,不然糯米和大米都很容易掉下來。

      母親的手是慈愛、溫柔的手。小時候,母親煮開了水,等水稍微涼一些,就輕輕把我放進裝了熱水的大盆裏,用毛巾蜻蜓點水般擦幹淨我的臉,每個部位,力度都恰到好處,我陶醉在母親溫柔的撫摸中。剪頭發的時候,母親總是小心翼翼,怕把我的耳朵給剪下來,于是一點點,一搓一搓的有層次剪下來,其實,母親不太會剪頭發,可是她總是虛心好學,不厭其煩地學著剪發師傅的手藝,現在,她已經領悟到這門技藝的真谛了,不用太好看,不用太有層次,只要女兒滿意,清爽就行。這一剪,母親就給我剪了二十年。不管她的手藝如何,她是在用她那無比慈愛的手爲我梳妝打扮,效果如何,無關技巧。爲何我總是不願到發廊剪頭發,因爲我總愛沈浸在母親那粗糙而充滿愛意的手中。

      母親的手是辛勞的手,家裏的活,她樣樣都幹;母親的手是輕柔的手,她爲我的傷口上藥的時候,總是像給嬰兒洗澡般那樣溫柔,輕輕的,癢癢的,一邊塗藥,一邊用口吹,傷口一點都不覺得痛。年輕時,母親的手是修長手,她大學時期是籃球中鋒,三分球總是百發百中;年老時,母親的手是飽經滄桑的手,表皮已失去光澤,皺皺的,輕輕一碰,就像一張被撕扯過的紙,老人斑,密密麻麻地烙在她的手背。

      母親的手啊,曾經那樣年輕有力,漂亮有光澤,母親的手啊,如今已不堪入目,關節炎時時刻刻在折磨著她!

      在女兒心目中,母親的手,永遠比別人手多出幾千幾萬倍的愛意;在女兒的記憶中,母親的手永遠比別人的手多出幾千幾萬倍的溫暖。

      您的手是女兒生命最想呵護的手,最想珍惜的手!

      我想,如上節目,我一定能牽對我最熟悉那雙手母親的手!

      【母親的淚】

      夜色朦胧,月色淒淒,星光黯淡。涼風吹來陣陣寒意,路燈照著公園的樹,婆娑的樹影投射在地上,淺淺淡淡的墨色,讓人倍感覺冷清。母親坐在陽台的邊緣,隔著防盜網,潮著遠處的月亮望去,眼神蒼白迷離,卻透著幾分眷戀與沈思。靜靜的坐著,一聲不吭,許久,才發現,她的眼角挂著一滴淚,目色蒼涼而凝重,還帶著幾分迷茫。她的淚,把我帶向淒涼的過往。

      鄉野之地,孕育了母親不畏艱苦的精神。她小的時候,外婆上山打柴,很晚才回家。母親在家裏焦急的等候。放學回家,放牛,煮飯,喂雞,喂豬,照料弟妹,點煤油燈學習,一直到深夜12點。外婆還沒有回來,母親的心緊緊的揪著,夜色如此的黑暗,山林裏不時傳來動物詭異的叫聲,四周安靜得可怕,母親心裏越發的著急,安撫弟妹們睡下,母親一個人站在門口,四處張望,依然沒有看到外婆的身影。一切可怕的念頭在母親腦海裏閃過:外婆會不會被兒狼吃掉了,會不會遇到什麽危險,再不回來,我們應該怎麽辦?千頭萬緒湧上母親心頭,著急關切的淚水嘩嘩的流下,那時母親真想嚎啕大哭,又怕吵醒弟妹,只好捂著嘴,悄悄的流淚。好人有好報,終于外婆回來了,母親才破涕爲笑。

      一天夜裏,傳來電話的響聲。母親接的電話。電話那頭,舅舅說外公去了。母親聽了,頓時如五雷轟頂,哇的一聲,放聲大哭,母親的聲音本來就尖,這麽一哭,就吵醒在熟睡中的我。我急忙起床,開燈,跑去母親身邊,只見她眼睛紅腫,淚若雨下,全身無力,倒在長椅上,怎麽勸也不能停下來。因爲愛得太深,所以泣不成聲。母親,我明白的,您對外公的愛,您對外公的愧疚,我能懂,母親,不要哭了,行不?母親,您要堅強!外公在天堂,也不願您傷心!

      人生,風雲變幻,母親做了子宮摘除手術,得了甲亢,她沒有哭,她總是咬牙頂著,她堅信自己生命力的頑強!可命運總喜歡捉弄她,外公去世不久,我又得了生病,住進了醫院。母親在我面前依然風風火火,面帶笑容。下了班,拿了鲫魚給我喝,打了飯給我吃,雙手提兩桶熱水給我洗澡,有時也跟別的病人的父母說說話。我說:“媽,給我買兩本雜志!”她笑笑,“好啊!”我也是後來才聽說,母親每天中午,一個躺在地上,開著風扇,一邊吃著饅頭,一邊啜泣著。每次來到醫院之前,她總是先抹幹眼淚,以溫柔的笑臉面對我。

      今年,我們回家看望病重的外婆。母親帶著外婆到醫院檢查,打吊針,直到晚飯才回來。離開的時候,母親坐到車上,閉著眼睛,眉頭緊皺,表情痛苦,眼角浸滿了淚水,許久,才順著臉頰留下來。我知道,母親是不想被別人看見。

      往事如煙,可在母親心裏,那些曆曆在目的傷痛是永遠也難以平複的。夜已深了,我搓去母親眼角的淚,手緊緊的握著母親的手,“媽,我們要一起走艱難的歲月,加油呀!”母親點點頭,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母親的淚,爲外婆而流;母親的淚,爲外公而流;母親的淚,爲我而流。母親對家人深深的愛都化作了一滴滴晶瑩而透亮的眼淚。她的淚,情深而意重。她的淚,沈重而心痛。母親,請您不要再傷心了,讓往事隨風而去,深藏于心底就好,不要再揭開。未來還有好長的路要走,讓我們綻放笑容,當再次流淚的時候,我希望,您的淚,是幸福釋然的淚!

      【母親的縫紉機】

      母親愛它,就像愛自己的女兒。一直以來,我就是這麽認爲的。依稀記得五歲那年,母親踏著腳板,挺直了腰,縫紉機的“吱呀”聲,伴隨著一條寬大的棉布,織錦了我無憂無慮的童年。

      我抱著那塊又冰又滑的棉布,當著被子來看待。我稱它爲“黑被”。每到夏天,母親便把它拿出,用搓衣板使勁上下來回搓動,肥皂冒出了許多泡泡,一會兒冒出一個,一會又消失一個,此消彼長,我時常會用塑料瓶,裝上一小堆泡沫,用小圈兒吹出一個個五彩的泡泡,輕輕慢慢對著圈兒吹氣,泡泡漸漸變大,搖晃著滑稽柔軟的身體,在空中醞釀一下自己的“功力”,很快成了型,向高處飄散開去。

      沒有“黑被”,我是無論如何也睡不香的,只要翻過身來,摸不到“黑被”,我就會叫“媽,拿來!”此時母親立即從睡夢中醒來,急忙尋找它的身影。“乖,媽媽給你蓋上。”母親極盡溫柔的哄道。火熱的夏季,我的頭經常會冒汗,母親經常會在我睡著的時候,拿了一方手帕,輕輕爲我拭去整豆大的汗珠。而我,卻安享在“黑被”的清涼之中,哪裏知道,那一方手帕,也是母親用縫紉機縫制的。

      大概是受了母親的影響,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突然心血來潮,自個摸索著怎麽縫一個枕頭。打線、穿針,到轉角處提起壓軸,不知不覺中,踏板已經在我的腳上行雲流水般上上晃動。想不到,第一次使用縫紉機的我,能如此迅速的上手,看那鑲著金邊的小枕頭,我心裏美滋滋的。

      以後,隨著學業的繁重,興趣的轉移,縫紉機仿佛從此漸漸淡出了我的視線。我整日埋頭學習,專注校田徑隊的訓練,再長大些,便迷上了漫畫,而母親,更是在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一絲不苟,仿佛,除了家庭與工作,縫紉機于她已是多余的。

      十年春秋,十年辛酸,一晃十年過去了,仿佛,我已經長大成人,母親的頭上也多了幾根白發。世事難料,病魔在高考之際侵襲我的身體。

      母親再次拉開蓋上了膠布縫紉機,輕輕的擦拭、檢查、實驗,想不到,十年沒用過縫紉機的母親伸手仍然如此敏捷,每個動作,每條線痕,每個轉角處,雖然不能與專業的縫紉工人相提並論,可還是看得出母親于縫紉還是有不錯的功底。

      母親再次拉開蓋上了膠布縫紉機,輕輕的擦拭、檢查、實驗,想不到,十年沒用過縫紉機的母親伸手仍然如此敏捷,每個動作,每條線痕,每個轉角處,雖然不能與專業的縫紉工人相提並論,可還是看得出母親于縫紉還是有不錯的功底。

      又十幾年過去了,這些年來,母親憔悴了許多,而我的病又反複發作。每個晚上,母親都會坐在縫紉機前,縫制睡衣、袋子、牛仔褲、被子,什麽東西破了,她就縫什麽;什麽東西舊了,她就買新的布來做;什麽東西她覺得做得起勁了,她就縫制什麽!

      起初,我還對她的作品啧啧稱贊,可是日子長了,她把陪伴我的時間都用來縫縫補補上了,根本不理會我的感受。于是,一天晚上,我的火氣終于爆發,把凳子朝縫紉機一摔,它便掉了一角。母親看著那受了傷的縫紉機,低下頭來,良久沒有說話,繼續含著淚,縫制著我明天要穿的睡衣。

      借著明亮的燈光,我悄悄看著母親的側影。坐在縫紉機前的母親,已經戴上了深度近視的眼鏡,動作雖然麻利,卻沒有以前精准。母親低著頭,眼睛幾乎要靠到針眼那裏去了,無論怎樣對准針眼,那線仿佛在捉弄母親似的,那針也仿佛會動,就是不讓母親把線又快又准的穿過去。母親的背不像以前那樣直了,微微向前彎曲,身子也不如以往強壯,瘦弱了不少……

      我輕輕的歎了氣,眼神又轉向電視機。

      那天,母親沒有吃飯,一個人躲在房子裏哭泣,我心裏一直隱隱作痛,縫紉機重要還是我重要,其實答案早已明了,只是我太過自私了,不明白,母親用她的愛,灌注在縫紉機上,爲我縫制出一片母愛的天空!

      【母親,生日快樂】

      雨一直在下,母親在做家務,忙忙碌碌一整天。看著母親忙碌的身影,我不禁想起那個下雨的夜晚。天色漸漸暗下來,母親還未到。我一個人醫院,焦急的等待。吃了藥,我的腿又痛又累又酸,眼淚止不住留下來。心裏有太多的怨恨,這該死的醫院,該死的醫生,該死的藥,還有這該死的腿!不停用拳頭敲打著令人坐立不安的腿,一會兒在床上躺著,一會兒在室外看人家打麻將,一會坐在公園的凳子上,一會兒拿出雜志拼命地亂翻,想盡一切辦法轉移注意力,可是藥物的副作用仍然不停折磨著我。

      整個下午,我心裏一直憋著,忍著,不去想母親,就爲了等待她下班乘車來到醫院照顧我的那一刻。時鍾指向4點,我用卡打了個電話到母親單位,小鍾阿姨接的電話:“小健,你媽媽出去辦事了,你等會兒,她回來我叫她回你電話!”“哦”我若有有失的愣了一下,電話那頭“喂,喂……”的叫著,很久才反應過來:“好的。”4點半,我又按捺不住自己的腿,跑到電話亭,拔通了電話:“喂,請問我媽媽回來了沒有?”“小健,你別著急,你媽應該很快就回來了!”“那她到底什麽時候才回來啊!”小鍾阿姨不斷的安慰我,可我明明知道媽媽要六點多才能到醫院,心想這又是何必呢?這不是浪費電話費嗎?難道我連這個耐心也沒有嗎?

      心早就飛出去,飛到媽媽身上,總想聽到媽媽時而尖銳時而溫柔時而萬分關切的聲音。5點,我又拔了一個電話,這次對方的聲音是那麽熟悉,那麽溫暖,那麽慈祥,有一種勾“我”魂魄的力量。“媽!”我用盡全力,興奮的叫起來。“诶!健女!我很快就下班,乖乖等著我啊!”“媽,我的腿難受,好難受!”媽媽不斷的用她甜美的聲音撫慰我焦躁的思想,用她聲音中無限的關愛拯救我腿的疼痛感。

      漫長的時間,漫長的等待,漫長的雨夜。打完電話,開始下雨了。天上雷聲大作,烏黑一片,雨,盡情的下著,是在哭泣可憐的我嗎?還是它仍不甘心我的受難,要一直捶打我受盡磨難的心靈?6點半,雨還是那樣的大,望著遙遠的燈光,那熟悉的身影還未出現,我准備回房看書,看著其他病人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在吃飯,我心裏一陣心酸。悲傷的那一刹那,仿佛是白娘子五百年的等候,苦苦的等候許仙的輪回轉世!再次回眸,只見一身材高挑的女子提著什麽東西撐著傘朝這邊走來。身影越來越近,直到她走近醫院的大門,寥落的燈光下,是她狼狽而矯健的步伐,全身上下濕透了,我撐著傘直奔她的懷抱。“媽,媽,怎麽這麽遲啊!”“沒辦法,給你煮了魚湯,還有苦瓜瘦肉!快點起趁熱吃吧!”母親笑著看著我,眼裏充滿了憐愛之情。頭發濕了,眼睛布滿了血絲,可是我太餓了,也顧不上說關心的話。

      那魚湯好甜啊,那飯好香啊!吃了飯,我的腿又開始酸痛了,“媽,我的腿好難受!”“我用熱水給你敷一下腿。”母親提著一桶冒著熱氣的水,放到我身邊,她把手伸進水桶裏,試一下水溫,“嗯,剛剛好,來,把腿伸進來,我幫你按摩!”母親的力度不軟也不硬,軟了怕沒效果,硬了怕弄痛了我,她蹲著,細細的幫我搓洗腿上的汙迹。“好點沒?”母親溫柔的看著我。“好點了,可是還有點不舒服。媽,今天幾號啊?”“4月27。”她並沒有注意我的表情。到底我的腿什麽時候才能不痛啊!心裏一陣難過。

      “健,快洗澡!”母親一如往常那般催促!我從遙遠的記憶中回過神來,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我想,那個夜晚,母親的心情也如我一樣,很想很想立即飛到對方的身旁。被大雨淋得狼狽不堪,下了班還要爲我熬湯,爲我煮飯,用熱水爲我洗腳按摩……想著想著,我的淚止不留下來。

      今天的雨夜,我和母親一起煮面吃,雖然是簡簡單單的一頓面條,可是卻是母親第一次爲自己慶生。4月27日,原來是母親的生日,這個日子不經意意被我記住了。于是今夜便想了十七歲的那個夜晚。

      母親啊,幾十年了,你從來不在我面前提起自己的生日,而我卻要年年纏著你給我買生日蛋糕,還要你年年變著法的煮好吃的,母親,女兒不孝啊,從來都沒有在您生日的時候說一聲“生日快樂”,從來都沒有在這天爲您煮過一頓面條!

      這麽多年,你養育我,爲我操碎了心,我從來都沒有說聲“謝謝”,從來沒有,對你,只有索求和埋怨,今天,我要對您說:“謝謝您,媽媽,生日快樂,我愛您,媽媽,是您使我懂得了什麽是無私的愛,無條件的付出!”

      本文標題:感恩母親

      本文鏈接:/content/321801.html

      • 評論
      3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